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边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听到他这番骇人听闻的观点,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显然早已吃过他不按常理出牌的苦。

    上议院祈福结束后,换成了内阁总理大臣张正南的公开讲话。

    镜头里,年轻的内阁总理西装笔挺,两鬓斑白,从他发色就能看出,这位平民出生的内阁总理大臣,在陛下昏迷的一年时间里,承受了太多本不属于他的压力。

    张正南冰冷的视线对着镜头,一板一眼的说:“陛下因为拯救帝国重伤昏迷,在此,我呼吁各界信任陛下,坚守改革成果,同时严厉谴责任何损坏帝国利益的行为。”

    镜头切换,一些反对张正南政见的政党和团体也在积极发声,越骂越难听,然后主播在慌乱中掐断了信号。

    “啧啧,老张都被这帮孙子气得少年白头了……”男人又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发表出属于他的独特观点,响起的个人终端打断了他的吐槽。男人按下通讯键,对面出现了一张和内阁总理大臣一模一样的脸。

    “陛下,”张正南一丝不苟的汇报着工作,“上议院要求废除‘贵族在银河系十六大要塞投资占比不得超过30%’的条例。”

    “不管他们,”男人嗤笑,“这不就是想搞垄断吗?我建议他们做梦比较快。”

    “首都星选民公投结果显示,希望减少对第四星区的财政支持。”

    “原因呢?”

    张正南顿了顿,这才道:“有部分人认为,第四星区长期遭受虫族骚扰,发展得再好也要毁于一旦,投入没有意义。”

    里莫·唐·克莱德曼陛下“啧”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你直接告诉他们,谁有意见帝国就把谁调往第四星区,到时候他们就知道,第四星区的财政支持是多了还是少了。”

    “财政部副部长对《退伍军人保护法》补偿条例提出异议,他认为……”

    张正南每次报告都又臭又长,里莫把后背靠着椅子,打算换一个舒服的姿势。不料余光一瞟,他看见一道黑色身影从远处闪过。

    里莫猛地站起了身!

    “陛下?”张正南有些疑惑。

    “那些小事你自己裁决,挂了。”里莫丢下一句话,迅速追了过去。

    然而对方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走廊中。里莫盯着空荡荡的走廊,最后不得不承认,似乎是自己看错了。

    “陛下……发生什么事了?”维米尔中将追了过来,警戒着周围。

    里莫揉了揉额头,语气有些沮丧:“没事,可能是我眼花了。”

    中将立刻担心地唠叨起来:“果然还是太勉强了,您毕竟刚苏醒过来,又长途奔波……”

    “怎么着?”年轻的皇帝陛下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要是我不来,你们不都得被打个半死?”

    “我们也没料到,上将失忆后后防备心有那么重,”说起这点,维米尔中将依然心有余悸,“无论我们说什么都不信,甚至差点儿劈了我们的飞船。要不是他参加了帝国军事大学的考试,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仿佛是被勾起了回忆,里莫眯起了他那双碧蓝的眼睛,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忧伤。

    中将立刻禁了声,他忽然想起,当年陛下和上将就是在帝国军事大学认识的,他们是学校里最默契的一对搭档,帝国双星的名号就是那时传出的。

    “陛下……”

    抬起头时,里莫表情已经恢复正常,他随口提醒了一句:“从现在开始,叫我里莫·卡特。”

    “您真不打算恢复身份吗?”维米尔·卡特中将中年欲言又止,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帝国人民都在担心您的安危,而且贵族反对派又在蠢蠢欲动……”

    “所以我更不能公布身份,”里莫眯了眯眼睛,冷哼道,“我倒是不知道,我昏迷的这一年来,原来有这么多人对我不满。”

    中将立刻站直了身体:“我们会一直支持您!”

    “所以要辛苦你了,”里莫勾起一抹笑,“采访一下维米尔中将先生,有一个我这么英俊的私生子是什么体验?”

    维米尔吓得脸都僵了,结结巴巴地说:“陛下能不能换成远房亲戚啊?您也知道我家那位,要是我老婆知道了……”

    “你没听过吗?在首都星丢一颗石子砸中十个人,其中有七八个都是贵族的远房亲戚。”

    中将愣了愣,不知道这和皇帝要当他儿子有什么关系。

    “所以啊,远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