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森然在两界山外迟疑了片刻,对于进入两界山的行为,他心似乎有些犹豫。

    但最终他还是在咬牙之下,悍然冲入了两界山,然后施展秘术探查剑尘前进的方位,一路小心翼翼的尾随而去。

    对于两界山,森然显然无比忌惮,哪怕他是一殿之主,哪怕他是无极始境五重天的强者,可在这两界山外围区域也是谨慎无比,格外的小心。

    而且,他更是以秘术收敛了自己的所有气息,就连在山林间前行时,都是有些摄摄脚,生怕弄出一些动静来惊动了附近的噬生兽。

    因为在两界山内,他要尽可能的避免发生战斗,一旦有战斗,那就有可能泄露他的气息,哪怕是泄露出了一点点,都会被两界山这特殊的环境给无限放大,最终的结果便是整个两界山内所有域王级的噬生兽都会知道他的存在,然后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

    到那时,就算他所处的位置是两界山的外围区域,那些域王级噬生兽也会对他进行穷追不舍。

    “这该死的两界山,该死的木灵族老祖……”

    森然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行,一边在心咒骂,想他堂堂一殿之主,在暗星族内身份何等尊贵,如今却要这般藏头露尾的行事,这对于长期身居高位的他来说,显然是极为的憋屈。

    “坤天,本殿主可是因为你才屈身进入两界山,你可一定要给本殿主一个惊喜……”

    森然好歹也是一位始境强者,他尽管收敛了气息摄摄脚的前行,但速度依然非常之快,不多时便跨过了两界山的外围区域,进入了两界山深处。

    顿时,一股强大的束缚力从四面八方施加在森然的身上,穿透了他的血肉之躯,无视他的一切护身之物,如同一个烙印似得,深深的烙印在森然身上,怎么也无法摆脱。

    坤天立即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运转的更吃力了,一些平时随意就能发出的攻击,如今却要耗费数倍的力量才可打出,并且就连体内的能量消耗速度也要比平时更快了。

    不仅仅是体内的修为,就连他的元神也同样受到了压制,他的元神就仿佛是套上了一个枷锁,只要一动用元神,不仅比平时更吃力,元神之力的损耗速度也是平日间的数倍,甚至是十余倍之多。

    两界山深处对他形成的压制,比外围区域强烈了数十倍。

    若是暗星族的神王境高进入两界山深处,虽说压制同样非常巨大,但是却绝对没有此时施加在森然身上的这么恐怖,可一旦有始境强者闯入,那对始境强者所形成的压制力之强,将会非常的惊人。

    森然原本是无极始境五重天的强者,如今硬生生的被压制到只能发挥出无极始境二重天的实力来。

    “坤天竟然还在不断的深入,他究竟要到什么地方去?”森然在后方不时的以特殊秘法辨别剑尘前行的方位,而在心,则是在暗暗期待了起来。

    两界山对于暗星族武者来说就是一个禁区,特别是两界山深处,更是令暗星族始境强者都不愿踏入的禁区,结果坤天不仅进入了两界山深处,并且还在朝着核心区域不断深入,这顿时让森然有一种似乎发现了大秘密的惊喜感。

    只是森然没有察觉到的是,在他进入两界山深处,各方面能力都受到极大压制时,一股若有若无的神识从两界山深处小心翼翼的蔓延而来,将他的一切举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股神识本就非常强大,并且又与寻常的神识有着一些不同之处,同时在层次上,比起许多无极境强者的神识都还要高出不少,在加上刻意隐藏。种种因素之下,最终就使得森然对于这股神识的存在是没有半点察觉,依旧做着自认为无比隐秘,不会被任何人以及噬生兽所察觉的举动悄无声息的在浓雾穿梭。

    他的身躯也是以一种半虚化的状态,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只幽灵。

    在森然前方数百里处,同样收敛着气息的剑尘正站在一颗大树的树梢上,他回头看了眼自己来时的方向,眼露出莫名的光芒,低声呢喃:“没想到来一次两界山竟然被跟踪了,并且这跟踪之人还是一殿之主。莫非,他已经开始怀疑起我的身份来了?”

    剑尘脑将自己这一段时间在暗星族内的所有经历仔细回忆了一变,最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身份出现问题的可能:“我在暗星族内的所有行为举止都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是有,那也是先被第五殿的位副殿主和第十殿的冯雪先察觉,因为只有他们与坤天的距离最近,如果连他们都没有察觉的话,那平日间与坤天交往并不多的森然殿主,是绝不可能察觉出丝毫异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