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圣城城门外,剑尘抱着双臂站在通向城门的主干道边沿上,望着从百圣城内进进出出的外界武者耐心等待着。

    十几个呼吸之后,一身白衣的鹤芊芊,和穿着非常朴素的金宏便同时出现在百圣城那高大的城墙上,目光瞬间便锁定了正站在下方,显得从容不迫的剑尘身上。

    此刻的剑尘,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神色间透着一分疲色,长发略显凌乱,穿在身上的白色长袍沾染着点点绿色汁液和飞溅而起的尘土,甚至在一只袖袍上,都出现了一些破损。

    金宏和鹤芊芊两人一眼就分辨出,剑尘身上的绿色汁液,乃是两界山内的一些植物液体,在加上那残破的衣衫,以及神态间透露出的浓浓倦意,这无不是清晰的说明这些时日里,他在两界山内过的有多么的艰苦。

    望着风尘仆仆,一身疲惫的剑尘,鹤芊芊心绪大受触动,她明白,当初在两界山内受到一只神王境后期的噬生兽追杀时,是剑尘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冒着巨大的风险引走了噬生兽王,从而给他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逃走。

    而剑尘,却因为自己的此番举动,让自己深陷两界山深处如此长的时间。她不知道剑尘究竟在两界山内经历了什么,但她却知道自己所在的大队伍横穿两界山时,是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遭遇了多少次生死劫难,能成功的走出两界山,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

    连实力如此庞大的大部队都尚且如此了,更别提剑尘孤身一人了。

    金宏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直接无视了城门处对他行礼的士兵,一个箭步来到剑尘面前,伸出大手在剑尘肩上狠狠的拍了拍,哈哈大笑道:“长阳,你可总算是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呆在两界山深处不想走了呢。”

    说话时,金宏眼中闪烁着精芒,与剑尘如此近距离接触下,他在一次感受到自己血脉之力在骚动,在沸腾,仿佛是要燃烧了一般,透着一股强烈的渴望至极。

    似乎在剑尘身上,存在着什么对他来说,显然是极为重要的东西似得,竟然能够引动他的血脉之力。

    “金宏兄,你这话就说的严重了,我在两界山内时时刻刻都过的心惊胆战,稍不注意便会性命不保,不是不想早一点出来,而是难以做到。”剑尘苦笑的说道。

    听了这话,鹤芊芊和金宏两人都是深以为然,他们猜测这段日子里长阳在两界山内,一定是遭遇了不少噬生兽的追杀,一路仗着空间法则疯狂逃窜,在这种境地下,难免会走不少弯路,甚至是前路被强大噬生兽阻挡之下,还不得不进行绕道而行。

    一想到这些,金宏和鹤芊芊两人心中对剑尘的愧疚,也是变得更浓了。

    “长阳,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不过你放心,你在两界山内所受的苦,我鹤芊芊会用其他的方式进行补偿。”鹤芊芊也来到剑尘跟前,与金宏并肩而立,说出由衷的感谢。

    “对对对,你在两界山内义无反顾的引走了那只噬生兽王,拯救了我们大家,我们所有人都欠你一个恩情,这个恩情,我金宏会替你要回来。”金宏也信誓旦旦的说道。

    接下来,在金宏和鹤芊芊两人的亲自邀请和陪同下,剑尘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百圣城之中,最终被鹤芊芊请到了天鹤神殿之中。

    毕竟按理说来,剑尘如今还算是天鹤神殿的人,只要还没有出陨兽界,他的这一重身份都算是绑在天鹤神殿身上。

    在百圣城中,无论是鹤芊芊还是金宏,都可以说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因为他们二人,都是各自家族派入百圣城中地位最高的人,各自统领着数量众多的神王境死士,在必要情况下,都能发挥出始境战力来。

    因此,由他们二人亲自邀请一名外界进入百圣城,自然受到了百圣城内众多势力的关注,诸如百圣城内的众多顶尖势力的眼线,纷纷第一时间将这道消息上报给自家的主子。

    顿时,分部在百圣城内各个区域的神殿之中,众多势力的领头人听到这道消息时,皆是露出惊愕和意外之色。

    “你说什么?鹤芊芊和金宏两人亲自去城门处迎接了一名武者进入百圣城?他们二人何等身份,究竟是什么人有资格让他们亲自去迎接......”

    ......

    “你们有没有看错,真的是鹤芊芊和金宏本人亲自去城门处迎接了一名圣界之人?”

    ......

    “不可能,鹤芊芊和金宏是何等身份,他们一个是天鹤神殿的嫡系子弟,一个是苍狼族的少主,论起身份来,比我都还要高贵不少,谁人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让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