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之所以发愣,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是忽然冲过来的,整得胡五福是没有反应过来。

    而这个女人在大喊的时候,胡五福就觉得耳朵是“嗡嗡”直响。

    胡五福直接退后了一步,差不多人是快要靠在院门上了,这才回问这个有点吓人的女人,

    “那你是谁啊,你和这家是啥关系?”

    胡五福心里头有个不好的预感,这个不会是什么自家那哥看上的女人吧。自家哥可是个大专生呢,在这个年代那绝对是稀缺品种。

    可这样的稀罕品种,却是看上了这么一点都不懂礼的女人?

    一身工人常穿的深灰的工作服,袖口还挽着的,说明是正在家干活着呢。这么个在家干活的人,忽然跑自己跟前来?

    胡五福觉得应该是和自家挺熟,所以胡五福就又放缓了语气说,

    “我姓……”

    胡五福的话还没完呢,就被身后的庄四的话给打断了。

    庄四在院子里是当然听到这个动静了,走到门口时立即就问胡五福,

    “福宝,咋回事儿,啥人来吵呢?”

    庄四可是个代表正义的兵哥哥,往那一站,就挺能镇得住人的。就在庄四走到胡五福身后时,一副给胡五福撑腰的样子,那个女人的气焰和声调都降了下来。

    那个女人也是被突然看到的情景给吓了一跳,硬是抻着脖子说,

    “我认识二程,胡二程。”

    即使胡五福忘了问自家二哥的名字,可听到这里时,也明白是找自家二哥了。

    可是,胡五福一转念,又觉得这事情不太妙啊。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女人分明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更别说将来和睦相处了。而且,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显示出了个字,

    “没化。”

    这个年代没化的人挺多的,但是胡家可是有化的啊。胡爷爷和胡爸爸那都是以前给当大官的做过饭的,啥字儿都认识。

    可这个女人,却让胡五福深刻地认识到了,啥到盲了。

    这个女人的两只胳膊往自己身前一拢,把胡五福和庄四看了又看,突然说了句让胡五福想打人的话,

    “你俩是干啥的,不说清楚关系,我要是要去举报你们耍流氓了。”

    胡五福这会儿里是啥也没拿,要是能有个菜刀啥的,肯定是毫不犹豫地劈这女的头上去。

    就在胡五福咬着牙正想骂人的时候,庄四的是向前一跨,挡在了胡五福的前面,眼睛死盯着这个女人的脸,厉声地说,

    “同志,你要是再多说一个污辱军人的话,我马上扭送你到公安局去。”

    确实是愣的怕横的啊,胡五福不由地想到。因为就在庄四说了这样的话后,就见这个女人后退了两步,两只眼珠子还在乱转。

    正在双方都各持打算的时候,从胡五福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正是胡二哥的。

    胡二哥没有庄四高,跳了两下,从庄四肩膀旁的位置看到了外面的人,胡二哥朝外头挥了挥说,

    “大妞,你咋来了?”

    胡五福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原来叫吕大妞,正是胡二哥那个口一直很敬重的吕师傅的闺女。

    虽然这件事是突然发生的,但是胡五福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胡五福盯着吕大妞的背影看,心里头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为什么胡二哥一定要回来镇上,是为了他那个师傅?

    那吕师傅是有多大的才能,要传给胡二哥啊。

    胡五福越想越不踏实,皱着眉,一直是看着吕大妞跟着胡二哥进了屋。

    这个时候,胡五福是突然跑过去,把门给推开了。

    初夏的天气还是挺舒服的,而胡五福的动作,把庄四给吓了一跳。

    胡二哥是正在倒水,低着头,没看到胡五福那狠狠盯着人的眼神和表情。

    可吕大妞是看到了,因为胡五福狠盯着的正是她。

    吕大妞“吧嗒”了两下嘴,又揪了揪自己的那破褂子,一副“我是工人,我就光荣。”

    看到这个时候的胡五福,是很想上去“啐”一口这个吕大妞的,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胡五福白了眼吕大妞,转过脸同还在笑着的胡二哥说,

    “二哥,你把个女人领屋里头,孤男寡女的,说出去多不好听。到时候,你这清清白白的名声,可就被连累了。”

    胡五福说的是胡二哥是“清清白白”的名声,把胡二哥直接给逗笑了。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