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大概是头一次因为“寡妇”俩个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会儿心里头却在一个劲地难受哇。

    不仅心里头难受,眼睛上也难受。

    刚才胡五福在同胡二哥告状的同时,就冲着庄四挑挑眉,迅速地递给了庄四一块绢,而胡五福的下巴立即点了下门外的灶台位置。

    庄四多精多贼的一个人,马上转身出去把灶台角上的一块鲜灵灵的大鲜姜用刀切开,在胡五福的绢上抹了几下。

    可能是庄四劲太大,这块绢上的鲜姜味特别冲,把胡五福的眼睛辣得,眼泪就跟开了闸似的,流泪流得止不住哇。

    胡五福又掏出块绢,可是总觉得这块新绢,也跟有姜味似的。

    胡五福一边趴在炕沿上是“哇哇”地哭,用一只捶着炕沿,嘴里还在喊着,

    “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呐,哇……,随便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都能骂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胡二哥都不知道该咋安慰胡五福呢,站在旁边着急地两只也不知道该怎么放,嘴里头还在不停地说,

    “福宝,福宝啊,哥也难受啊,你一哭哥也想哭了。”

    胡五福伸出一根指,指着吕大妞说,

    “哥,你让她走,我不要看到她,我心难受哇。呜呜……,她骂我寡妇,呜……”

    胡五福这会儿却恨不得眼泪能停下来,眼睛疼得受不了啊。胡二哥听胡五福这么说,立即走过去把发愣的吕大妞给拉着推了出去。

    “哐”地一声,把院门给关上了。

    而且胡二哥还很不客气地说,

    “吕大妞,这段时间你就不要来我家了。”

    胡二哥是暂时听胡五福的,胡五福虽然有着小小的满足,可她心里还是不踏实。

    不过不踏实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胡五福暂时取得了初步胜利。

    一哭二闹上吊,果然很好用。

    胡五福这会儿已经坐了起来,又找出块新绢在慢慢地擦着眼睛。

    “嘶嘶……”

    胡五福是不由地吸溜了好几口凉气,眼睛是真他娘的疼啊。

    而站在胡五福跟前儿的庄四,这会儿是又好气还又好笑。胡五福这种招术,说来就来。

    可胡五福这种情况,完全和五福妈是不一样的。

    可能是听惯了五福妈那毛病了,庄四还以为胡五福也会很柔弱呢,没想到还会先下为强。

    刚才就在吕大妞要摇晃装晕的时候,胡五福把胡二哥的注意力给劫持了,而且还很成功。

    不仅庄四想到这个,胡五福更是。

    胡五福还是觉得生气,“啪”就把绢拍在了炕桌了,斜着眼睛又盯着胡二哥。

    胡二哥冲着胡五福眦了下牙,乐呵呵地说,

    “福宝,哥都把吕大妞撵走了,你还要哥干啥?”

    胡五福先是瞪了眼胡二哥,真是让人不省心,都多大个人了。胡五福学着胡奶奶慢悠悠地叹了口气,

    “二哥,要是咱奶知道你在城里被个女人欺负,你说她哭不哭?”

    胡二哥好不容易扯出点笑,他真回答不上来,这种事,他想不出来啊。

    胡五福仍然是学着胡奶奶那慢悠劲,撇了眼胡二哥,又继续说,

    “二哥,你说你厂里忙,顾不上回家。可我咋觉得你是被人拘着呢,是不是那个啥吕大妞,不让你回咱村?”

    关于这个吕大妞确实是提过,不过胡二哥压根就没听她的,而是向胡五福一个劲地说自己的工作的情况。

    胡五福听来听去没听懂,因为胡二哥说天天要下车间检修器,还要帮助工人解答难题。

    胡五福对生产的事情根本不懂,也不太明白像胡二哥这种年轻的工程师,到底要干多少活。

    不过胡五福却看了眼庄四,无形的意思是说,

    “这个我不在行,你来。”

    而已经坐在炕沿上的庄四是完全领会了胡五福的意思,抬起头就看着胡二哥问,,

    “你的工作好像有点多啊,谁给你安排的这些工作的?”

    对于工厂的一些事,庄四确实了解一些,他在部队有的时候会到部队附属的工厂去帮忙。

    所以庄四对于一些生产流程的事,还是有点了解的。

    庄四马上就意识到这间有问题,立即又问了胡二哥另外一个问题,

    “你的工作是谁给你安排的?”

    胡二哥就很随意地说,

    “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