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然庄四说胡二哥和吕家父女俩之间的事,相对复杂些。但是,胡五福却能猜到一条。胡五福转着歪了下嘴角,和很肯定的口气说,

    “我觉着这家姓吕的,就是瞧不想我们村里人。”

    对于这个,庄四也是同意的,而且这个很好猜的,

    “差不多,所以那个吕师傅给你二哥安排了过量的工作,尽量不让他回村。这么一来,时间久了,自然会让你二哥慢慢地和家里拉开距离的。”

    对于这件事,胡五福却不太同意。就胡二哥对自己那又疼又紧张的样,胡五福是很相信自己的亲哥哥的。

    胡五福马上就轻“哼”了一声说,

    “我哥是个重情的人,咋可能因为少回家几次,就把我这个最疼的妹妹忘脑袋后面呢。这俩个人,总觉着是不安好心。”

    庄四微微笑着说,

    “所以才要好好查查,是怎么回事。”

    胡五福是没有办法,不过庄四是个有法子的,这个事就交给庄四了。胡五福也没有问庄四是有什么办法,她现在忙着熬肉酱呢。

    就在刚才胡二哥已经去镇上的废品站找胡哥了,胡五福这会儿把肉酱炒出来,就准备下面条了。

    胡五福感觉自己的艺还在,而且做饭的速度那个叫快,连庄四都在夸她,

    “你们家果然是在做饭这方面有天赋呢,你刚才切面条那刀,我看着都挺吓人的,可你切的那条,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宽细。”

    刀工这个事,胡五福以前没少练,要不然能到酒店做厨师助呢,不仅要有超强的刀工,还要会刻花。

    所以胡五福就用剩下的一丁点面,找了削土豆的削子,凑合地刻巴出个小花花。

    胡五福不觉得这是啥,可庄四却看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差点闪瞎了眼。

    庄四微微点点头,就立即同胡五福说自己听说的一件事。

    不过庄四先看了看胡五福的脸色,又转了转舌头,想了想才问胡五福,

    “福宝,其实你家在附近的几个村村沟沟里,还有点名声的。”

    胡五福听了还觉着挺高兴的,毕竟他们胡家从上到下全是厨子,连城里头办点宴啥的,都要请胡爸爸去做饭呢。

    甚至是胡大哥有的时候都会跟着去,胡大哥最大的用处就是去想办法多吃点,或者拿点回家来。

    胡五福立即就高兴地说,

    “我爸做饭挺出名的,都是我爷教的。”

    而庄四还有点为难,要不要把这些事都告诉胡五福呢,但是俩个人以后是要结婚的,要成为俩口子的,该说还是要说清楚些。

    庄四微微放低了些音调说,

    “你家出名,不是因为你爸,是因为你爷。”

    胡五福想了想,觉得这也是有可能的,自家爷爷以前可是给那些外国人的大酒店,还有大户人家,甚至当官的,都做过饭呢。

    胡五福微微点点头,

    “我爷就是有本事,他懂得可多了。”

    庄四却是幽幽地看了看胡五福说,

    “不是因为这个。”

    胡五福觉得现在的庄四咋说话这么不痛快,让人听着心烦,她立即斜了眼庄四说,

    “那你是啥意思啊,说话说一半。”

    庄四眨了眨眼,心说,果然,胡家人是不知道的。当然,这种事,应该没人告诉他们。

    庄四耸了下肩膀说,

    “外面的人,都说你爷有病。”

    “这,这,他们才有病呢。”

    胡五福这了半天,只能说这小半句话出来。她都弄不明白现在的人,喜欢念菜谱咋就成了病了?

    不过庄四就告诉胡五福一个原因,

    “因为你家不是彻彻底底的老农民,所以呢,你爷说的那些菜啊,别人根本就没听过,更别说吃过了。”

    胡爷爷确实有个毛病,每天早上起大早,背着双,在村子里绕一圈。

    其实胡五福觉得这个习惯挺好的,锻炼身体嘛。

    但是,现在没想到的是,胡爷爷这个爱转圈念叨的好习惯,在别人眼里就成了“神经病”。

    胡五福抿了抿嘴,很不客气地说,

    “哼,我爷每天早上念的那些菜,很多我都知道咋做。回头哇等有材料了,我做一道地锅鸡给你尝尝鲜吧。”

    胡五福这会儿看着庄四就跟看着土包子似的,一副傻愣愣的样子。胡五福就用特别骄傲的口气说,

    “地锅鸡呢,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