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福听着胡大嫂“咕咕”叫了几次肚子响,就没说她拿五颗鸡蛋的事。本来是怕拿多了吓着胡大嫂的,但是转念又一想,五颗鸡蛋够谁吃的?

    幸好这会儿天也黑,屋里是不点灯的,借着那么么点的月光的光亮,胡五福又把挎篮用力放在了炕桌上,而挎篮里面的鸡蛋数量,在黑暗迅速增长。

    胡五福在黑暗嘴角露着那么点坏笑,先呵呵了两声,

    “大嫂,我带回来五十颗鸡蛋呢,我……”

    胡大嫂虽然是养过鸡的,可哪想过这么多鸡蛋都是自家要吃的,直接吓得是整个人向后栽了下去。

    幸好坐的靠里,胡大嫂倒下去的时候,半拉身子在炕外呢,人没全摔下去。不过嘴里还在喊着人,

    “呃呃,福、福宝,拉我。”

    就听着是“扑通”一声,胡大嫂里搂着的竹篓子滚地上了,人是翻着白眼的。胡五福的话其实还没说完呢,忍着笑咧着点嘴角就把胡大嫂拉了起来,而脚正好碰到了滚在地上的竹篓子。

    这会儿胡五福也不由地出了一把汗,幸好把油瓶子提早拿出来放到炕桌上了。

    胡五福又是摸着黑,把竹篓里的东西放好,顺偷摸着又在筐里多放了块肉。

    胡五福往前抻了抻脖子大声地说,

    “大嫂,我去厨房给你们炒几个鸡蛋啊,家里要是还有玉米饼子,正好也就着鸡蛋吃。”

    胡大嫂现在已经被一大篮子鸡蛋惊得话还接不上呢,差不多是出于本能的,动着嘴飘乎乎地,

    “羊油灯就在柜子的角里呢,点上。”

    胡五福一听却是“吁”地松了口气,她还担心黑灯瞎火的。黑天吃饭是不吃不到鼻子里的,但是做别的可不在行。

    而胡五福是有电筒的,后世的充电型电筒,真要是拿出来,还不得让全家追着问这问那啊。毕竟电筒这东西,在这个年代是奢侈品,现在的胡家还用不起。

    胡五福摸着黑,胡乱抓着终于在厨房柜子最里面,摸到了一个小铁盒子,但是,胡五福不知道该咋点了。

    站在院子里,借着月光看了又看。

    看不懂。

    胡五福正盯着上的小铁盒子看着呢,忽然就听到个声音,幽幽地,吓得胡五福把里的小铁盒子,“当”地就掉在了地上。

    “哎哟,福宝啊,你把奶的心肝儿咋给扔了。”

    不知道啥时候胡奶奶是悄眯眯站在胡五福身后的,说起话来缓缓的。

    胡五福抚着她的小心脏,看了下黑黑的天色,又看着慢悠悠的胡奶奶,居然知道是她的宝贝东西掉地上了。

    胡五福把那个“小心肝儿”捡起来,交给了胡奶奶。

    胡奶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眯着眼睛的同时又是慢悠悠地问胡五福,

    “福宝,你在厨房是要作甚?”

    胡五福指了下黑灯瞎火的厨房说,

    “奶,你们都没吃饭吧,我给你们炒俩菜。”

    对于胡五福的乖巧孝顺,胡奶奶高兴呢,立即就从自己的脖子里掏出根绳来,听着是“哗啦”地在响,像是一串钥匙。

    胡奶奶是人小走路慢,可就这样的黑夜里,进厨房能直接开了锁,准确得像长了只眼。

    胡五福站在厨房门口,看厨房里头是一片黑。在心里悄悄地给胡奶奶竖起了大拇指,这时候就听到胡奶奶叫她,

    “福宝,你来。”

    胡五福抬腿刚进厨房,里就被塞进了一样东西,摸着光溜溜的,像是个罐头的小铁桶。

    胡奶奶又把那个“小心肝儿”的铁盒子也塞进了胡五福里头,还慢悠悠地说,

    “铁罐子里是羊油,你用勺子挖些出来,就能点着了。”

    胡五福在点的时候才发觉,“小心肝儿”盒子的边缘位置,居然有根烧得发黑的白线。

    在胡五福刚把羊油灯点上时,就听到灯芯是“滋啦啦”响,而同一时间门外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

    胡五福转头一看是胡大嫂来了,立即就说,

    “大嫂,我炒俩菜,要不然你贴点儿饼子?”

    胡大嫂做菜不太在行,做饼子没问题。

    胡大嫂立即走到厨房门口拿过一串钥匙,开了放面的柜子,舀了两大碗玉米面在盆里,而门外站着的是看着胡五福做菜的胡奶奶。

    没几分钟胡大嫂玉米饼的软面就和好了,就等胡五福炒菜后,等着用大铁锅里的油烤玉米饼子。

    “滋啦”一声响,胡五福把打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