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庄四不仅有新军装,还有好多套,只是现在只要出门,不管是做任务还是干别的事,离开部队的时候就会穿旧军装。

    对于庄四这种行为,领导们都觉得没啥,好些人都不舍得自己穿新的,寄回家给家人穿呢。

    改巴改巴,就是一套新衣服。

    庄四这会儿不仅从车上拿下来一袋新买的桃子,还拿来一包瓜子。把瓜子放盘里面,还把桃子洗了六个放盘里,都放在院子里的一个小圆桌上。

    这个桌子是刚才庄四从屋里搬出来的,要不然胡五福孤零零坐个光凳子,没啥意思。

    庄四都收拾好,吃的也摆上了桌,而胡五福只要坐着动动嘴就成。

    炖牛肉在加盐时,由小火转入火时,也都是庄四干的。胡五福还告诉庄四,她带回来一小袋子大米。

    “那个彭同志知道我能从乡下收东西,所以乐意卖给我。”

    从乡里乡亲上收东西卖出去,这种事儿,庄四十来岁的时候也干过。当时和庄婆子母子俩人,在陈家村里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其实庄婆子里有钱,就是不舍得给庄四花一分。

    庄四当时在镇上上学,和一个同学的哥哥,就跑到各村去收鸡蛋收山货,再到城里头去贩卖。

    后来还是这个同学哥哥的建议下,庄四去参军的。

    因为当时到的部队位置,是个特别偏远的边界线附近驻扎的。比一般山沟还要偏远,不咋见人。

    听得最多的就是风声,还有寂寞的一颗庄四的心。

    也因为这样的寂寥环境和艰苦情况,庄婆子才把菜刀从自个儿脖子上拿了下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陈家村的人有意无意地孤立起了庄婆子。

    一眨眼,年多过去了,16岁的庄四长到了2岁。

    庄四因为表现优秀,被一再再而的调到了不同的营区。

    胡五福在用力“咔嚓”地咬着脆桃子,听着庄四毫不隐瞒地说着自己过去的事儿。听来听去,确实听得让人一阵阵惊叹。

    胡五福吃完一颗桃子,把桃子核就扔在了桌子上,而庄四是拿着核直接就丢到了火灶旁边的灰桶里。

    现在家家一个这样的灰桶或灰盆,用火勺子从灶里往出掏的烧炭余留下的垃圾灰,就倒在这桶里。

    桶快满时候倒在外面统一的垃圾堆位置,每天也都有清洁工收拾街道成堆的垃圾,

    胡五福看着“扑”地一声消失在灰桶里的桃核,心里也跟着忽悠一下。

    太不可思议了,忽然就被人当娘娘伺候了。

    庄大总管还拿了块毛巾过来,要帮胡五福擦。胡五福立即把毛巾夺过来,自己擦了两下。

    而庄四心里头对于胡五福去收东西换肉吃,也挺心疼的。就酌情地说了两句,

    “虽然现在肉和米面粮确实挺缺的,但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小身体啊,别累着了。而且我那还有钱有票,我再拿些给你。”

    胡五福正好伸再要拿一只桃子,直接就摇摇头说,

    “不辛苦啊,吃的换吃的,哪会辛苦呢。”

    胡五福直接从自己的厨房仓里拿呢,不辛苦,真不辛苦。

    完全理解不了胡五福说的“不辛苦”,庄四是越发的心疼胡五福了,就觉着自己心口是一抽抽的。甚至还觉着胡五福还真是太不容易了,为胡家一大家子,啥招也使啊。

    再看锅灶那头“咕嘟”响的锅灶,庄四又说,

    “我那有好几套新军装呢,要不给你改一套穿。”

    胡五福已经受够了绿油油,直接摇摇头。可庄四却不能理解胡五福对于绿色的抗拒,还在一个劲地说服胡五福,

    “不乐意穿褂子,穿个绿裤子也行啊,裤子凉快。而且,我明天带你也去买双绿胶鞋,那个底子多软。”

    胡五福真的很不想和没见识的人说那么多,但是眼下这个没见识的,还是胡五福要一直相处下去的人,只能耐着性子说,

    “那鞋不透气,我认识个做鞋的,过段时间就能拿回来几双好穿的鞋。”

    现在很多人都是自个儿做鞋,好不好穿别人是不知道的,反正自个儿脚知道。

    不过胡五福对于庄四的过去还是挺有兴的,一边是“咔嚓”咬着脆桃子,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庄四,把个庄四看得心更慌了。

    不过胡五福脸上却是笑盈盈地,“咔嚓”一声,

    “你知道外面咋传你家不?”

    胡五福这会儿说话的感觉,就像前两天庄四说胡家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