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阴沉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肯定是同牛神婆没谈好,或者是牛神婆的那张煽风嘴,把话说得太难听了。

    庄四安静地去切葱姜蒜了,勤奋得像只小蜜蜂,一个字都不敢问。

    胡五福的情绪过了一会儿就调整好了,就准备开始做靠大鹅了。

    胡五福要今天要做酱香味的,她刚才就调好了一碗酱料,是自己以前就备好的,里面有甜面酱,老酱,另外又加了一种黄豆酱,等等。

    而且这些酱在混合后,胡五福在稍加了丁点水和糖后,又微微蒸了一下。大铁锅靠大鹅是地道的北方菜,很多地方不太产鹅,所以不怎么吃。

    锅里的油五成热时,胡五福把已经处理好的大鹅块直接倒进了大铁锅里,就听着一阵“哧啦、哧啦”的蹦油的声音。

    把大鹅用油炒香断生,并且炒出油脂,再放入几颗干辣椒,还有切好的葱姜蒜,以及其它的调料,再炒一会儿,直接把调好的大酱倒入其,再加入温水。

    这个时候不要加生水,要加温水或是啤酒。

    把大鹅已经完全用火炖上后,胡五福就开始和贴饼子的面。胡五福主要是用白面做的贴饼。

    庄四在旁边看得还是挺佩服的,不愧是厨师家庭出来的,挥个铲子也比别人好看。

    就在酱大鹅烧得差不多的时候,胡五福才把饼子贴进大铁锅里。而胡五福刚把切好的萝卜丝要凉拌的时候,胡二哥回来了。

    胡二哥人是回来了,不过垂头丧气的。

    胡五福猜测应该是和那位吕师傅闹矛盾了,毕竟胡二哥这几年一直挺尊重这位吕师傅的。但是,现在忽然最尊重的人,突然变成个反派,确实让人不太能接受的。

    一直到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放在桌子间一大盆的酱香靠大鹅也没有让胡二哥的情绪变好,不过饭量也没变小。

    胡五福立即就把话题岔开,和胡二哥说了今天牛神婆来的事,胡五福还替牛神婆感到可惜,

    “也不知道是谁举报她封建迷信,她从村里逃到镇上了。”

    胡二哥听了也挺稀奇的,嘴里咬着饼的同时,还惊奇地问胡五福,

    “在镇上不是更容易被人发现,居委会大妈那眼睛可是毒着呢。”

    胡二哥对这一片的居很差会还算有些了解,就告诉胡五福说,

    “牛神婆既然也住咱们这一片,只要是有什么动静,居委会那边肯定要挨家挨户地问的。”

    胡五福又看了眼稍微有点精神头的胡二哥说,

    “不过牛神婆说了,庄婆子带的那个城里女人,叫区丽雯。牛神婆说这个女人在听了牛神婆的话后,当时一高兴就给了牛神婆一张。”

    胡五福说的一张就是指十元钱,而且胡五福说话的时候还抖着她的小眉毛,那眼神儿别提多明白了。

    胡二哥立马就叹了口气说,

    “等庄婆子拒绝她的时候,她肯定会找上你的。福宝,你要不先不回村,先在镇上躲躲。”

    胡五福觉得胡二哥说的事不太可能吧,

    “二哥,她可是个大闺女,她找咱家算什么,够丢人的。”

    胡二哥这会儿的眼神看着崩着一张脸的庄四说,

    “丢脸算啥,男人重要呀。”

    胡五福抿着嘴偷笑了两声,就同胡二哥说,

    “二哥,要不你再请两天假,跟我回趟家,种把买的东西给家里送回去。然后把这个事,和家里说说。”

    胡二哥先是点点头,后又摇摇头说,

    “这个事就告诉大嫂得了,咱妈是个不顶事的。”

    胡五福笑了笑,伸筷子给胡二哥夹了一块鹅肉,用轻快的语调说,

    “有这个就顶事。”

    就在胡五福刚放下筷子的时候,小院门儿又响了,而且敲门声还是那么用力,“咣咣”拍地很响。

    胡二哥立即就去开门,胡五福坐在凳子上看,而庄四仍然是勤快的收拾碗筷、擦桌子,刷锅碗。

    “胡二程,你出来。”

    是那个吕师傅,让胡二哥到外面去说话。

    胡五福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胡二哥跟着出去了,胡五福立即就站起身跑着出去了。

    胡五福着急地跑了出去,庄四摇摇头也跟着一起了。

    个人先后人门里出来,把吕师傅气坏了。

    吕师傅用眼睛瞪着胡二哥,大声地问,

    “胡二程,你想怎么样,人多欺负我一个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