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啥叫桃花运,大概就是胡二哥这种的吧。

    但是,胡五福觉得胡二哥是个眼瘸的,这么漂亮的厂长闺女,他咋就没搞个对象呢。

    厂长闺女叫蒙冬月,穿着干净的蓝褂子,一样是厂里的工作服,这闺女穿上,就显得人特精神。

    胡五福是越看越喜欢,就觉得这才像自己二嫂的标配呢,结果蒙冬月却给了胡五福一个冷脸。

    这会儿坐在长凳上的,还有胡哥,胡哥只是刚才瞄了一眼,就没再看了。可不像胡五福,看了一眼又一眼,就跟看不够似的。

    最后是蒙冬月实在受不了了,冷着脸转过头反盯着胡五福,一个字一个字很用力地说,

    “胡家闺女,我再说一遍,我是工厂里的管,即使是厂里一块石头,我都知道在哪里摆着呢。我只是来向公安同志提供资料,厂里并没有丢失任何的生产材料,即使是铁疙瘩也没有丢。”

    胡五福同样是点点头,用着很轻缓地语气又是笑着说,

    “我知道啊,蒙姐姐,有空到我家来玩,我家全是厨子,我做鱼给你吃。”

    说这话的同时,胡五福还敲了敲她里的布袋子,“当当”的声音,听着就是饭盒。

    不过蒙冬月还是很不理解胡五福,又看了看胡五福放在长凳上的蓝色的布袋子,不由地出声问胡五福,

    “你拿了多少个大饭盒啊,你二哥能吃得了吗?”

    胡五福却是笑着对蒙冬月说,

    “我这里面一共个大饭盒,一饭盒牛肉,一饭盒烧带鱼,还有一饭盒白面儿蒸饼。”

    胡五福说这话的时候,眼角跳了好几下,因为她看到蒙冬月咽口水了。

    只要想吃就成,胡五福立即又说,

    “蒙姐姐,我这个是给人拿去试菜的。我看到你啊,就觉得我二哥今天肯定能回家吃饭了。蒙姐姐,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呢。”

    谁不爱听好听的,胡五福左一个“蒙姐姐”,右一个“蒙姐姐”,把个蒙冬月叫得不好意思了。

    不过蒙冬月还是挺好奇的,这年头还有人拿着这么大饭盒的肉,给人试菜?

    蒙冬月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她抱着很大的疑心问胡五福,

    “试菜?有人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胡五福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慢慢地给蒙冬月解释,

    “蒙姐姐,我不是说了嘛,我家都是厨子,有人家想在家里请人吃饭,就想让我去。我得有拿得出的菜吧,这不,我就准备了两道肉菜。”

    听胡五福这样说,蒙冬月是更不明白了,

    “我还没听过厨子给人做饭,还要自个儿带材料的。”

    胡五福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一脸的得意,

    “蒙姐姐,自己带食材和人家自己准备的不太一样。”

    除非是对吃特别讲究的人家儿,才会对食材特别上心。但是这种事再往前翻几十年倒有可能,现在谁还会讲究这个。

    能弄到入口的不错的吃的,就是好的了。

    胡五福又往蒙冬月跟前蹭了两下,轻声地说,

    “蒙姐姐,我可是吃过好东西的,我也会做。你也知道,我住村里头的,其实村里头到处走走,还是能弄一些好东西上桌的。”

    蒙冬月完全不懂胡五福说的好东西是什么,就是懵懂似的点点头。这会儿蒙冬月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心,还顺便问了问胡五福在村里面生活的好不好。

    胡五福转了转眼珠子,马上就说,

    “噢,也说不上好,但是春夏秋吃菜方便,自己想吃啥种啥。而且,我们都自家养几只小鸡儿的,经常吃点鸡蛋,嗯,偶尔会吃点肉吧。”

    胡五福说到这个偶尔吃肉的时候,蒙冬月的眼神不由地看了看胡五福跟前的几个大饭盒。

    虽然觉得胡五福说的“偶尔”不太可信,但是先看了看胡五福的脸色,又看了看胡哥的脸色,又想到了胡二哥那发黄的脸。蒙冬月忽然觉得,可能胡五福为了做人家的厨子,把所有的钱都花在“试菜”上了。

    要是胡五福知道蒙冬月是咋想的,一定会斜起眼睛问一句,

    “我有那么蠢吗?”

    不过还不等胡五福和蒙冬月再说点啥,就看到那位曹公安,朝着胡五福挥了挥。

    胡五福知道曹公安是找她说正事呢,胡五福立即就提着那个布袋子出去了。走到门口时,胡五福转过身却同胡哥说,

    “哥,咱二哥的事,多亏了蒙厂长一家子,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