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这才察觉到,原来这位付得启也是位公安。不过没有穿制服,而且现在又觉得这人流里流气的。

    胡五福都没在吃牛肉的问题同付得启多纠缠,因为那位曹公安站出来替她说话了。

    曹公安走过来推了两下付得启,语气里还是挺不满意付得启的,

    “你快行了,别登鼻子上脸了,你家那祖宗,啥肉没吃过。”

    胡五福没听懂他俩说的啥,但是心里头感觉着,付得启家里有个了不得的“祖宗”。

    可是在曹公安提到这个什么祖宗时,就见付得启的脸色更难看了。

    胡五福悄悄吸了口凉气,完全不懂他们是怎么回事,不过付得启却指着胡五福的牛肉饭盒说,

    “你还有这个吧。”

    胡五福点点头,之前就听曹公安说,这个姓付的是个“大户”。虽然没说背景什么的,但是现在看出来确实是气势不凡。

    付得启和胡五福说了家里要请人吃饭的事,不仅想要从胡五福里买牛肉和带鱼,只要胡五福能带来的,他都愿意花钱买。

    胡五福就在那点点头,什么话也不说,可心里头却是如惊涛一样。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

    虽然这个年代大家都吃不上饭,甚至在很多年以后,又有许多人要经历一些不好的事,但是有些人就是有法子过上好日子。

    虽然这种人表面上和别人一样,其实是不同的。

    胡五福这会儿明显从付得启的那里明白了这样一件事,即使将来发生很不好的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有办法,让自己隐藏起来。

    曹公安确实是像个公安,而这个姓付的却不像,还穿着便装,一看就不像个干活的样子。

    不过让胡五福大吃一惊的是,这个人居然还当过兵。

    胡五福回想了下庄四那板正板正的样子,再看看这位,就跟没睡醒似的,恨不得整个人瘫在凳子上。

    胡五福离开这间屋的时候,把菜留给曹公安了,她还让曹公安记得把饭盒回头还给她。

    曹公安被胡五福逗乐了,一边笑着一边带着胡五福往外走,

    “胡家闺女,你那饭盒里的东西可比饭盒贵多了。”

    而胡五福却叹了口气说,

    “我哥把东西看得可死了,少一点都不行。”

    曹公安又同胡五福说了胡二哥的事,让她不要太担心,

    “他们工厂出了证明,而且管的那位女同志,也都能证明你二哥是清白的,一会儿我们领导那头就会审批完的,你二哥应该今天就能跟你们回去了。”

    胡五福一听就特别地激动,真是太好了。而且胡哥实在是太抠了,什么也觉得是浪费。

    虽然胡哥不出声说胡五福,但是那双眼睛就盯着胡五福在做事情,胡五福觉得这种日子不应该这样。

    不过现在胡二哥终于能回去了,但是胡五福是真的想到个问题,以胡哥这么抠的性子,那他追求那个什么女人,会不会嫌弃他?

    就在胡五福坐着瞎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

    “福宝,福宝啊。”

    胡五福一听,是胡二哥的声音,胡五福立即从屋里跑出去。刚跑出去,就被冲过来的胡二哥给搂住肩膀了。

    胡五福是没想到胡二哥居然这么热情,但是也够受罪的。

    胡五福拉着胡二哥说,

    “二哥,是你们厂的蒙冬月来帮的你,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家。”

    蒙冬月已经回去了,胡二哥没有看到她,但是却说了和胡五福一样的话,

    “这次多亏他们帮忙了,还有连主任,到时候咱在家炒几个菜,请他们过来坐一坐,好好谢谢他们。”

    胡五福立即同背着被窝走在前面胡二哥说,

    “二哥,哥一听说你出事,都从城里回镇上了,工作的事都不管了。”

    “啊?”

    胡二哥这才转身发现,他身后除了胡五福外,还有个胡哥。

    而胡哥却是轻“哼”了一声,崩着脸对着胡二哥说,

    “实在不行,就别在厂里干了,和福宝回村去。”

    胡五福是知道胡二哥是多热爱那厂子呢,但是现在即使他回去继续工作,也会碰到很多麻烦事。

    胡五福不得不想胡二哥以后的处境,那位吕师傅不会这么轻易算了的。

    胡五福想了想,立即就转了转眼珠子,半开玩笑地同胡二哥说,

    “二哥,我觉得你得找个靠山,只要比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