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是做梦也想不到,居然会再一次碰到这个女人,是让她很烦的一个女人,

    区丽雯。

    胡五福皱着眉,喝了口牛肉汤,而在放下带把汤碗的时候,用叉子用力叉了两下自己盘子里的一块扒鸡。

    胡五福看着扒鸡的样子,冷哼了一声,

    “哎呀,真的是对不住啊,把你叉疼了。”

    说完这话的胡五福,张大嘴用力又咬了一口扒鸡。

    因为扒鸡是先煮后烤的,骨头吃着都是酥的,所以胡五福是连鸡的细肋骨都是一起咬着了,听着是“嘎嘎”地响。

    胡五福的样子,庄四当然看到了,不过他也没有理会区丽雯。可是现在是在饭馆里吃饭,一个这么大的人,还是个女人,站在他们桌前,多少都会引来别人的注意的。

    庄四在给胡五福送了一只煎大虾后,连眼皮都没抬,而是冷冷地告诉区丽雯一个消息,

    “听说区团长听坏了嗓子,现在还在部队的卫生所住着呢。”

    区团长就是区丽雯的亲爸,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区丽雯脑子是“嗡”地一声。

    这件事没有人通知区丽雯,而且区丽雯一直在城里,她住的地方并没有电话。

    其实区丽雯完全可以住在这边部队的招待处,但是区丽雯不知道要干什么,反而是拿着介绍信,住在了外面的旅店。

    一个单身的大闺女,要不是因为是个当兵的,一个人住在外面的旅店已经好些天了,其实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

    不管是旅店的,还是附近居委会的,甚至居委会还同派出所提到了这件事。

    在区丽雯外出的时候,派出所还到旅店去查看过,在听到旅店那里的说明和解释后,派出所的人才离开了。

    不过派出所的人离开时,还同旅店的人再叮嘱了一下,

    “让她尽快办完事离开吧,一个大闺女住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这个年代就是这样的,即使是出差,也都是几个同事一起的。或者是带着鸡鸭或是其它吃的,来蹿亲戚的大妈大婶。

    像区丽雯这种一个人住在旅店的,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事。

    区丽雯今天大早上时候,就被旅店的人说过了,让她办完事尽快走吧,因为这样会影响不好。

    区丽雯当时眼睛就瞪了起来,看着旅店的服务员就说,

    “觉得我影响不好?我可是一位军人,你们这是什么思想,你们这是在拖社会主义新思想的后腿。”

    这个被区丽雯说的是个年轻的服务员,一下就被说愣了,心里头居然还在自我检讨,自己是不是太不上进了,思想不够积极。

    而另外一个年纪大点的服务员,一眼就把区丽雯给看透了。

    这种每天没事干,进进出出,一看就是个闲出屁的女人,还当兵的,这种人就是给当兵的丢人。

    而这位服务员大姐,还是个军嫂哩,不过是曾经的。现在男人早退伍了,在市里上班呢。

    服务员大姐把区丽雯看了又看,“啪”地一下就拍在了旅馆的柜台上,先是冷“哼”了一声,而看区丽雯的眼神,并不是很友好的。

    “我说你这个大闺女啊,大吵大嚷的像什么样子,当兵的我见多了,像你这样自由散慢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

    被人轻易否定的区丽雯,正要说话时,却被这位服务员大姐给截了过去,大姐继续很正气地说道,

    “你别觉得委屈,一个大闺女,不回部队,在外面瞎晃。开个介绍信就以为没事了,你赶紧回家去啊,要不然派出所的准得抓你去审。”

    服务员大姐差不多是变相的轰区丽雯了,区丽雯一生气,就办了退宿,她提着她的小皮箱,准备再找个国营旅店住,可是找来找去,发现整个市里,就那一家国营旅店。

    又累又气的区丽雯,无意走到了那个有外国餐的国营饭店,她从窗户外面,是一眼就看到庄四。

    不过区丽雯激动的同时,还仔细地观察着庄四的脸色,发现庄四和一个穿花褂子的村姑坐在一起的时候,脸色也是阴沉沉的。

    只要是庄四对谁也是阴沉沉的一张脸,区丽雯就觉得很放心。

    区丽雯不觉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吃饭有什么,她觉得自己这是在追求思想上的进步,比别人更优秀。

    可是,区丽雯却忘了,这是啥时代啊。

    这个年代能坐在一起吃饭的年轻男女,除了搞对象,还能有啥?

    但是有些人就要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