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庄斯明醉成一团地被人抬到了公安局,衣服也是被人胡乱给穿上的。

    歪在桌子跟前,晃晃悠悠,靠着桌子,酒还没完全醒呢。

    跟庄斯明一屋,坐在不远处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白青。不过白青脸色不太好,有点发白。

    里握着大斧子的居委会王大妈,紧抓着斧子的大长柄,冷冷哼了好几声。

    “闺女,你没结婚就敢跟人耍流氓,胆子不小哇。”

    王大妈火眼睛睛,一眼就看出来白青没和人结婚,就搞在了一起。

    王大妈人老成精,什么人都见过,所以也是看出来庄斯明家里条件不错,但是庄斯明一身军装,竟然会闹成这样。

    王大妈摇了摇头,看了看脸色灰白的白青,缓缓地说,

    “你们的事不是小事,你俩闹动静太大了,旁边邻居都听得真真儿的。”

    说到这里,王大妈都有些脸红,不过话还得讲清楚了,

    “大早上邻居们凑你家门口,才知道你家是从门外锁着门的。这才到居委会找的我,这不,我就提着斧子把门砸开了。”

    王大妈又看了看脸色灰白的白青,还以为她现在又害怕得后悔呢,语调也稍微放温和了一些,

    “就等这个男的醒的了吧,不过都醉成那样,你俩还能弄得把邻居吵了一晚上,还真够可以的。”

    要是换作别的人,一定会冲上去扯着白青,骂一声“不要脸”或是“呸,破鞋”。

    不过王大妈现在先看着他俩,等公安同志一会儿回来。

    毕竟白青还是个女同志,这边公安没有女同志,王大妈拿着敲门锁的斧子,都没有来得及放回去呢。

    王大妈眼里,白青这辈子是完蛋了,那个当兵的男的也完蛋了,这俩人估摸着是要被送下去劳动了。

    只有在劳动,才能明白上进的真理。

    而王大妈更觉得,以他俩这种“搞破鞋”被送下去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王大妈一阵摇头和叹气,而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庄斯明,突然靠着桌子的时候,翻了个方向。

    “咕咚”地一声,整个人就滚在了地上,正面朝下。

    本来进行了一晚的过量运动,这会儿就有些半醒的庄斯明,直接就被摔得完全醒了过来。

    庄斯明这会儿就觉得脸疼,伸胡乱摸了一下,感觉自己像是在地上,凉凉的土砖,还硌着浑身难受。

    “嘶……”

    庄斯明慢慢睁开了眼睛,摸了下自己的脸和鼻子,确实挺疼的,而他也确实是趴在了地上。

    庄斯明的脑子有点没有转回来,他慢慢地坐起了身,先是看到了白青。

    庄斯明完全的弄不明白,他咋在地上了,所以就紧皱着眉,看着白青说,

    “我怎么到地上了?”

    庄斯明只看着白青,根本没注意到他现在已经换了个地方。

    王大妈立即就“咳”了一声,很用力的,

    “咳咳,赶紧起来吧,看看这是哪里?”

    庄斯明立即就站了起来,一身军装现在不仅是歪歪斜斜的,扣子扣错了不说,浑身都是土。

    而且庄斯明明显觉得自己浑身发疼,就像是被人扔地上摔了似的。

    庄斯明转头看了看,是个小屋,只有两张桌子和几把凳子。庄斯明的眼睛就盯着自己刚才坐着的那把凳子和靠着的桌子,也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地上了。

    但是庄斯明还有不明白的事,就问王大妈,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王大妈的眼神里立即就露出了不可思的神情,盯着庄斯明,过了一会儿才告诉他大概情况,

    “这里是公安局,你们耍流氓被抓了。”

    庄斯明默默地重复了一句“公安局”,他想到了昨天一起喝酒的人,

    “李局长呢,我找李局长。”

    王大妈不认识李局长,转身就出去了,没一会儿付得启进来了,看着狼狈的庄斯明,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们局长今天请假了。”

    庄斯明突然觉得头有点疼,扶着桌子就坐在了凳子上,他现在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头疼的庄斯明,慢慢地把自己上衣重新扣好,把衣服都揪直了,就同付得启说,

    “我要打个电话。”

    等胡五福从曹公安那里收到新的小八卦的时候,是第二天一早有人就把庄斯明给接走了,同时走的还有白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