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余大嫂这人,平常都是说话温温和和的,从来不得罪人。虽然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从省市医院调到了镇上,可是人缘一直不错。

    但是,现在的余大嫂,说话却冰冷冰冷的,胡五福和胡二哥互相看了一眼,都找了个凳子,坐在了余师傅的身后。

    而别的工友也都奇怪的抬起了头,胡二哥立即抬就招呼着,

    “赶紧吃那饼,我妹今天指缝可宽啦,都放了糖了。”

    胡五福马上又补充着说,

    “玉米饼放的白糖,黑面饼放的红糖。”

    胡五福这话一出口,几乎是所有人都抢着吃黑面饼了,胡二哥笑着起身,把柜子上一大盆的黑面饼,直接放到了桌子上。

    “多着呢,我们家有糖。”

    工厂们的工友们,平时日子过得也苦,谁家会在饼里放糖啊,而且胡五福不仅加了糖,还加了点白面,虽然不多,但是吃着香。

    八个工友,吃得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听到不断的“呼鲁鲁”地喝汤的声音。

    胡五福和胡二哥早上都没少吃,也都不咋饿。

    而余大嫂是没有一点心情,余大嫂看着在自己另一边的余师傅,一副没心没肺,完全被蒙在鼓里的样子。

    但是余大嫂现在不准备直接说破,而是要等等看。

    余大嫂伸用筷子夹了一块黑面烙饼,放在了余师傅媳妇的碗边上,

    “这里面有红糖,好吃着呢,吃吧。”

    余大嫂也没等余师傅媳妇转头说话,更是站起身去碗柜里拿了个勺子,走过来就直接塞进了余师傅媳妇里。

    余大嫂的表情和口气,总让胡五福觉得怪怪的,

    “喝吧,这个汤可是好东西,胡家闺女为了招待好你们,煮了挺长时间的。”

    胡五福听着余大嫂说的话,总觉得像是说自己这汤里放了什么不该放的东西似的。

    别的人都低头吃得“呼鲁鲁”的,而胡五福却看到余师傅媳妇转过一半脸,显得很不高兴。

    细长的眉毛,眉梢微挑,皮肤还挺白的,嘴唇特别的薄。

    脸色不算太好,刚才进门的时候可能路上走的累了吧,所以脸颊有点微红,现在却白了好些。

    胡五福把个妖精一样的女人看了又看,最后还是觉得余师傅是个看脸的男人,居然被这么一张脸迷住了。

    胡五福又观察了一下乌贵,也就那样,长得平平常常,和桌子上低头吃饭的别的工人差不多。

    胡五福正看着呢,就感觉有人揪她的袖子,胡五福一看是胡二哥。

    胡二哥用下巴点了下后面,胡五福一看,大锅里的汤都快见底了,可是看样子大家还没吃饱呢。

    胡五福让胡二哥跟她进了屋,她还准备了一大盆煮得半熟的,就在炕上放着呢。

    胡二哥一看这样,还挺佩服胡五福的,居然想得这么周到。

    不过对于胡五福来说,这是做厨子的习惯。而且今天来的都是平时干活的,肚子里也没啥油水,能吃一点很正常。

    但是,其他人都一碗又一碗的喝着肉丸子汤,而余师傅媳妇,连一块饼都不吃。

    不吃就不吃吧,胡五福也不稀罕她吃,可是她看上去不太舒服的样子。

    脸色发白,头上还冒虚汗?

    胡五福坐在旁边看了一通戏,也没看明白。

    而余师傅吃得差不厘的时候,也终于看到自个儿媳妇一直没吃饭了。

    余师傅被余大嫂挤到了一边,也被余大嫂挡住了视线,所以这会儿才看到自个儿媳妇的碗,还是满的。而碗边上搭着的筷子上,放着一块黑面饼,也是一口也没动。

    余师傅赶紧就凑了过来,着忙地就问,

    “媳妇,你咋的了,哪不舒服?”

    余师傅媳妇这才露了一点笑,说话声音也听着细声细气的,

    “没啥,可能刚才来的路上被太阳晒着了。”

    胡五福一听,就直撇嘴,这女人是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呢,被太阳晒着了?

    而余师傅却站起身,走了过去,用摸了下自个儿媳妇的脑门子,竟然还说了句“确实有点热”。

    胡五福是全程看戏的,觉得这个女人要么作,要么就是有什么问题,因为现在天也热啊,脑门子热不都是正常的嘛。

    余师傅倒是一脸的认真,转过了脸看到旁边的余大嫂时,顿时高兴地说,

    “媳妇,让我侄媳妇给你看看,她就是大夫。”

    胡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