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二哥看着一条白亮亮的大腿,正反着不寻常的光亮,胡二哥用还挡了下眼睛。

    胡二哥走到那腿跟前,踢了下腿下面的另一条穿着衣服的腿,

    “曹公安,你干甚呢,抱着这么大条猪腿,吓死个人了。”

    曹公安现在脑子完全不够用了,他打开最下层冷冻盒,看到的是一个不大的猪前腿啊。

    为什么拿出来的一瞬间,变成了一条上百斤的猪后腿。

    因为失重的原因,曹公安被猪后腿给压倒在了地上。

    曹公安指了指猪后腿,

    “胡二程,这个腿是不是太大了啊,送给王大妈会出事的。”

    这都啥年代了,居然送上百斤的肉,肯定会被人家盯上的,隔差五地到你家来转一圈。

    然后胡家就出现了这样一副场景,

    胡二哥和曹公安,拿着一个大锯子,在锯着一条大猪腿,而在院里墙根那里,坐着余师傅,里拿着茶缸子,正在喊着口号,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根本不知道家里因为一条猪腿,而发生着不同寻常的事。胡五福这会儿却是一脸的嫌弃表情,看着庄斯南,

    “青天白日的,也没什么冤案,你哭啥啊?”

    庄斯南被馋哭的,他回到车上后,看到胡五福在吃肉饺子和凉粉,心酸得没忍住。

    最近因为太忙了,一直都没咋好好吃饭。

    老话都说,好吃不如饺子。

    庄斯南馋饺子,都馋好几天了。

    庄斯南又开始为自己的犯蠢,而想哭一场。

    很快天又黑了,胡五福白天睡得多,晚上就和庄斯南说她来开车。

    庄斯南本来不放心,胡五福让庄斯南不要担心,只要紧跟着前面的车,她是没问题的。

    胡五福还安慰着庄斯南,

    “行了,你去睡吧,你也不是铁打的人。我看前面车里的俩个人,他们都换着车了好几回了。”

    前面车里的俩个人,一直换着休息,庄斯南却一直在开,都过了夜里12点了,庄斯南要是再这么不睡觉,人准得完蛋。

    庄斯南也实在顶不住了,就到后排的另一面座位去睡了。

    而且庄斯南本来想撑着等车比较稳的再睡,不过胡五福开得也确实挺稳的,而庄斯南也很快睡着了。

    庄斯南和庄四一样,当兵这么多年,都是定点早起。

    也就刚早上5点多的样子,庄斯南就醒了。

    不过庄斯南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感受车子开得稳不稳。

    而小车车,确实开得挺稳的。

    然后庄斯南就听到一阵“呼呼”的呼噜声,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庄斯南竖起耳朵一听,确实是有人睡觉时发出一的小呼噜声。

    庄斯南就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的,猛地就坐了起来,心都快慌死了。

    然后就看到驾驶位那里,椅子的一侧,歪着一颗黑脑袋。

    庄斯南这辈子没碰到这种事,差不多是连滚带爬地爬到了副驾驶位的后面,然后又死盯着小车车窗外,以及前面。

    小车车正以一种非常平稳的姿态向前行驶,与前面的带斗车,一直保持着20多米的距离。

    “砰砰砰”

    庄斯南有力的心跳声,不断地响着,而庄斯南张了几下嘴,一直没合上。

    庄斯南感觉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胡五福睡得比猪还熟,整个人为了睡得舒服,都横过来斜躺在驾驶位上。

    胡五福的两只,正放在自己的身上,两只脚,翘起挨在了驾驶坐骑挨着的门边上。

    而胡五福正紧闭着双眼,张着嘴巴,“呼呼”地,睡得特别特别的香。

    庄斯南一只捂在自己的脸上,又不敢叫胡五福,怕惊到了胡五福,更怕这辆小车车因为胡五福的动作的变化,翻旁边深沟里呢。

    是哒,他们现在正在走盘山路,路的一侧,是高悬而下的山崖。

    庄斯南头的汗,密密地一层一层往下落。

    即使被吓成这样,庄斯南也不敢说一个字,伸出两只捂在自己的脸上,不停地使劲搓啊搓。

    庄斯南希望把自己搓醒了,然后会发现这是在做梦。

    而这时候,借着一丝丝晨光,庄斯南居然看一对面开过来一辆大卡车。

    是拉货的大车,经常会出没在各种长途的路程上。

    庄斯南上下牙关咬紧,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就怕胡五福动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