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踏踏踏”

    有一个人影很快地冲到了大肉锅跟前,两只大眼用力瞪着胡五福。

    “你在锅里放了什么?”

    一个有点黑的男人,冲到大锅前,伸就把庄四里的大勺子拿了过来,他倒是用力给搅和了起来。

    胡五福一看,这哪成呀,一会儿锅里的油都得溅出来了呢。

    不过胡五福还没说话阻止呢,就看到那人嗅了嗅鼻子,抬起了头又一次问胡五福,

    “女厨子,你在锅里放了什么?”

    胡五福其实也没放什么,是她从系统的交易市场买的酱油粉。

    这种就是把传统的酱油进行了提炼压缩和烘干,最后成了粉。虽然是粉,但是味道还挺不错的。

    随身携带也方便,胡五福刚才就从纸包里抓出了一点。不过这么复杂的事,胡五福是不会同外人说的。

    这个人可能也是个爱吃的,不断地用鼻子闻着牛肉的香味,胡五福也只是淡淡地回了他一句,“花椒粉和白胡椒粉。”

    即使这人不信也没法子,女厨子说了才算的。

    不过这个黑瘦的高个,只是在厨房院子呆了不到五分钟,就转身离开了。离开时还冲着追着他过来的一些人说,

    “走吧,回去继续打牌,现在这么香的肉,难见到喽。”

    这个人看着不太像本地人,不过胡五福也没太瞎猜,来这里吃饭的人,应该都不是什么渔夫,或者是真来赌博的。

    爱赌博的人,咋可能放下里的牌面,跑到厨房这头闻肉味儿来。

    不只是那个瘦高个的,连跟着他后头跑过来的,都没一个像是吃不到肉的,甚至都像是天天吃肉的那种人。

    最大的特征,就是一个赛一个的脸圆乎。

    这是胡五福对这帮人的头一次印象,连她自个儿都没有想到,还能同这些人以今后的日子里,会多次再见的。

    这会儿胡五福只是觉得这些人有点不大正常,不就是个牛肉么?

    虽然这年头不让随便吃牛肉,但是这些人根本不像是吃不上的。

    但是,眼前这些人的举动,却让胡五福有点理解不了。

    看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离开后,庄四又从大铁锅里拿出了搭在锅沿边上大勺子。

    庄四把大铁勺子放到大盆里的时候,几乎是微动了动嘴皮子的感觉,声音低得快听不到了,

    “福宝,他们呀,应该是很久没吃到过最正宗的炖肉了。”

    胡五福眼神闪了闪,这种人,要说以他们的条件不大可能这样。那就是家里没人会做?

    胡五福看了看庄四,又看了看旁边抱着小伟的老首长,俩人的脸色都是阴沉沉的。

    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没琢磨出啥内容的胡五福,把眼睛看向了庄四。不过胡五福现在已经比较精了,她还回头朝这个院子的门那里看了看。

    在胡五福收回视线时,又听到庄四说了一句,

    “不是咱这里的人。”

    眼神闪了闪的胡五福,突然又想到了菜婶子送过来的那盒子燕窝,当时还说是外来货,来自于“马来西亚”的好东西。

    胡五福是没想到里面的事情这么复杂,不过她还是非常小心地问了庄四,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是好久没吃过正宗的好东西了?”

    庄四点了点头,虽然脸色显得有点沉重,但是里的活都没停,在厨房里煮了一大锅热水,他要把胡五福用过的厨具给洗了。

    老首长却是一边看着一边撇嘴,他就没见过胡五福刷过碗什么的。

    胡五福只负责做饭,有俩个菜婶子带的年妇女来帮着弄这些杂活,洗菜什么的,也都是她们干的。

    只不过刚才跟着菜婶子一起出去了,却到现在也没回来。

    也不知道是太规矩,还是偷懒去了,现在谁也不清楚咋回事。

    庄四是想找点事干,一边做事脑子里却是在慢慢地想事情。

    如果那个人透露的意思,他们是从外面来的,那是怎么来的?

    现在国内的形势又不是几十年前,随便坐条船,想去哪就去哪。现在到哪也得有介绍信了,而这些很像是“附近村民”的人,要是不说话不抬头,根本看不出是外面来的。

    能造成这种情况的,庄四也只能想到一条,那就是水家整出来的。

    怪不得庄四之前趴在离这栋房子不远的房屋顶上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这个年代还有人想着成天赌两把的,这件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