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女厨子,你见过金子么?”

    眼睛不算大的水管家,翘起了指,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一颗金子。

    真的是一颗,两根指的指尖掐着的,在指甲肚位置,有一星点金色的光亮。

    胡五福向后撤了下身子,感觉这人真是吓人。

    “不就是金子么,有啥好惊怪的。”

    庄斯南不服气地斜着一条腿,又咧着嘴“嘁”了一声。

    庄斯南的话惹得水管家把他看了又看,不过水管家把绿豆大的金豆子很慎重地揣进了怀里,用掏了掏,也不知道放衣服里头哪了。

    胡五福正觉得这种人是不是太有钱了,哪曾想,水管有告诉他们所有人一件事,而且还是挺吓人的。

    水管家一脸的自豪,用一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这都是我家老爷的功劳,你们好好地伺候老爷。尤其是你,女厨子。”

    水管家伸出指,指着胡五福,脸上自傲的表情一直都没下去,

    “女厨子,一会儿和你男人一块来府里吧,晚上给我们老爷做顿好的。”

    离开这里的时候,水管家还转过头给了胡五福一个眼神,

    “女厨子,路的前面就是金光闪闪,努力哦。”

    胡五福觉得这个水管家是了邪了吧,简直神经病最高级别的。

    可与胡五福不同想法的,就是庄四和庄斯东了,而庄斯南居然“呵呵”地冲着水管家离开的背影傻乐。

    庄斯南特别不服气地说,

    “我见过的好东西,他听都没听过。”

    对于庄斯南这话的,也只有胡五福在点头,她是知道庄家有多厉害的,

    “这里奇奇怪怪的,人都不正常的厉害,我们赶紧走吧。”

    胡五福恨不得赶紧走了,以她的本事,还是能想办法离开的。不过庄四和庄斯东都没说话,俩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庄斯南回到桌子跟前,又重新坐到了凳子上。幸好庄斯南还没真糊涂了,他从桌子上的碗里抓了几颗瓜子,先塞了两颗进嘴里,这才问庄斯东,

    “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矿。”

    庄斯东说得毫不犹豫,而且还说出了确切的地理位置,

    “水家在马来西亚那里,应该和人合伙开了金矿。而且,这些合伙的人,就是被他带回来的那些客人。”

    现在的问题,不只是和水家做走私生活的,还一起在外面开金矿的。

    不管是私开的,还是合法的,甚至做很多海上的生意,这些种种,在这个年代,在目前特殊的情形下,都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这个水家老爷仍然长期呆在这里,肯定为的还是走私的生意。

    这个生意基本是一本万利,通过海上渠道,运到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再辗转到欧洲等国,进行高价拍卖。

    现在这条线索已经很接近事实了,但是庄四依旧紧皱着眉。

    “嘶……”庄四像是想到了什么,吸了口凉气,转头看着胡五福就问她,

    “水家老爷你觉得他年纪有多大?”

    虽然庄四跟着也去送过菜,可是他并没有见到水家老爷的正脸。

    胡五福是见过的,而且还觉得这人就是个能装的。

    “四十来岁吧,穿着挺好的衣裳,都是细棉布的,确实像个大地主家的老爷,谱可是摆得挺大的。”

    谱不大,还会有一大家子封建毒瘤么?

    胡五福这话相当于没说,不过庄四还又把庄斯东的话重复了一遍,

    “金矿啊,水家的金矿,一定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在附近。”

    最信任的,无非就是亲亲的子女或是兄弟姊妹,但是,胡五福却没见着。

    庄四这些分析,一下就提醒了胡五福,随着她眼睛亮了又亮,仔细地想着她所见到的,

    “确实没有听说在水家有什么太太或是夫人的,甚至什么大小姐大少爷,感觉那么大的家,就那个水老爷一个主人。”

    这么一说,才说得通。

    可是要是让人逃了,就不容易抓了。即使人不能彻底地抓住,东西得要找着。

    到现在,庄斯东还没弄明白,他们这次要运走什么东西。

    胡五福用挠了挠自己的白脸蛋,有件事她还是有点不明白,

    “他们即使这么能耐,他们家真的缺厨子吗?”

    这个事的答案,庄四都可以直接告诉胡五福答案,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