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多大了?”

    胡五福看着眼前不着调的米晓雲,年纪也应该不小了,咋这么招人烦呢。

    年纪不小的米晓雲,大概还不知道胡五福挺不乐意搭理他的,他还是一脸的自信,并且还透露了一个小消息,

    “你们确定要上水家的船么,给人做牛做马的,真那么好?”

    胡五福沉着脸看着这位弄不清楚情况的人,慢慢地就同他说,

    “你番五次地招惹我们,是想作甚呢?”

    听了胡五福的话,米晓雲不由地一乐,脸上显得比刚才更自信了,

    “我带你做真正的厨子呀,肯定要比做牛做马好得很呐。”

    “你……”胡五福正要拒绝,本来想说“你才是马和牛”。

    不过胡五福的话没说完,却被庄四的话给截半道上了。

    庄四这会儿却是眼珠子都不动,直直地盯着米晓雲,

    “你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什么,什么为什么?”米晓雲还想打哈哈,眼神一个劲地来回地闪烁。

    大概是真有什么事,这么轻易地却被庄四无情地发现了,反而显得他更心虚了。

    连胡五福都看出来了,米晓雲这会儿明显是一副不大自信的样子了。

    而庄四甚至还反将了一句米晓雲,说话语气显得更是淡淡的,

    “既然你不想说,就把路让开了吧。”

    在看到庄四这种王八气全开的样子,胡五福用力眨了眨眼,露着小白牙笑了几声。

    胡五福跟在庄四旁边,一起朝着海边更近的位置走了过去。

    “唉,等等,等等。”

    胡五福和庄四憋着笑,在前面走,米晓雲在后面挥着用力追。

    毕竟上了年纪了,虽然这会儿靠着海边有大海风吹着,但是米晓雲在追上前面俩人的时候,头上出了满头的大汗,气也快喘不上了。

    米晓雲张着嘴“啊、啊”了两声,脸色忽然一白,人就开始晃了。

    胡五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庄四从衣兜里掏了一下,大在米晓雲嘴跟前一晃。

    “给他吃了个药片子。”都没等胡五福问,庄四立即就说出了他给米晓雲喂了颗“安心药”。

    安心药对于心脏轻症有意想不到的疗效,现在的米晓雲就是这样。他本来心脏就是稍有点不咋好,刚才用力跑了几步,差点没憋死过去。

    心脏差一点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可是嘴里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滑溜了一下,就这么一下滑进了嗓子里,滑进了胃里。

    药片子的作用很迅速,从几秒钟到了几分钟,一下就让米晓雲脸色好了很多。

    “呼、呼……”米晓雲算是终于喘过了这口气,他伸摸了摸自己刚才还在疯跳着的心脏,这会儿平稳得不像是真的。

    被庄四扶着坐在背阴的石头上,米晓雲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

    他真的老了

    不过这会儿的米晓雲的脸色也从发白发青,变成了微微有点红润,很正常的肤色了。

    胡五福看着都松了一口气,刚才看着确实挺吓人的。

    不过胡五福经历过庄家大伯娘那脆弱如风小枝儿的心脏,已经差不多习惯这种事情。

    幸好庄四反应快,不过让胡五福有点奇怪,庄四为什么在兜子里就这么随便地装着药片子。

    庄四当然知道胡五福在想什么,他冲着胡五福很得意地挑了挑眉,咧着嘴笑着说,

    “这是顺放的。”

    胡五福才不相信这人是顺放的呢,但是又放在出海穿的坎肩兜子里,大概是想当急救药用了。

    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胡五福让庄四把到处转头望的小伟,放在旁边一块特别平整的大石上。

    就在庄四刚把小伟放在了石头上,胡五福从身后背着的竹篓里,掏出个棉垫子,又给小伟放在了小屁股下面。

    胡五福是担心大石头要么被太阳晒,要么被海风吹,小孩子直接坐不好。

    小伟坐在棉垫子上后,露出无齿地红牙床,冲着胡五福“啊啊”地笑了两声。

    就在胡五福以为这小子在感谢自己呢,就见小伟小朋友一转头,就冲着庄四叫了一声,

    “叔,叔,叔。”

    庄四确实是小伟的叔叔,但是,庄家之外的人是不知道的。一直以为小伟是庄四和胡五福的亲娃,现在被小伟一个“叔”,把这事给叫破了。

    胡五福两只眼睛望着湛蓝如海的天空,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