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女人,我看上你很久了。”

    整整三天了,胡美美天天被这个恶梦惊醒。

    一个穿着绿衣裳裤子的男人,浑身湿漉漉的,趴在她耳朵说了这句话,随后又把她背回了家。

    可是,那个不是她胡美美啊,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胡五福。

    躺在炕上的胡美美,用眼睛看着天花板。

    噢,这间屋子没有什么天花板,直接能看到屋顶上的交错的木头椽子,蛛蛛网,甚至墙上的黑手印。

    再转过头看一眼地上,只有一块小镜子挂在空荡荡的墙上,用一个钉子钉着四角的。

    地上窗户边上放着一个木头的洗脸架,上面有着一个特别大的陶瓷洗脸盆,还是灰黑色的。

    地上有个矮柜子,有一米多宽的样子,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角落里有一个木头的小凳子,大概是时间久了,也和那个木头的洗脸架颜色差不多,甚至和洗脸盆颜色差不多,都发着黑色。

    再看炕上,只有一床自己的被子,和她自己这个孤单单的人,噢,炕沿上还放着一个秃了枝的扫炕用的扫帚疙瘩。

    确切地说,应该只是个用年久的扫帚疙瘩头了。

    看了三天,看来看去就这些东西。

    偶尔窗外会传进来几声“咕咕咕”的声音,听着就知道是一只孤零零的鸡,在院子里乱晃。

    所有的一切,都向现在的胡美美展现了一个字:

    穷

    “唉……”

    胡美无奈地翻了个身,她嗓子终于没那么哑了。

    掉进河里时,肺里呛进了河水,所以现在嗓子就跟用刀喇过一样。

    胡美美是被人从河里头救起来的,顺利地就有了人工呼吸,以及围观的村民们的各种“吸溜”声。

    当时还稍微有点意识的胡美美,没弄明白围观的村民是什么意思。

    而在人工呼吸之后,胡美美就听到了那个穿绿衣裳的兵哥哥趴在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

    “五福,我看上你了。”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胡美美同志,就有种不想活的冲动。可是,要是真的去跳河,或者找根麻绳上吊什么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返回人间。

    一个很嗲的男声,立即就告诉胡美美一个事实。

    “叮”的一声,胡美美的厨房系统19999号,突然上线了。

    “主人,你的想法我感应到了,我是用了全部积分保住了你的灵魂,你要是再来这么一次,那咱俩估计都‘叮咚’了。”

    胡美美有一个厨房系统,上辈子意外抽奖抽到的。时空当中最后一个自由漂流的系统,被胡美美给“劫持”了。

    当然“劫持”这个词可不是胡美美说的,是厨房系统“阿朱”讲的。

    厨房系统阿朱设定说话的声音非常嗲,而且在胡美美看一个武侠剧的时候,系统忽然冒出来说,它以后就叫“阿朱”了。

    虽然厨房系统说话一直很嗲,而一直是男声,所以胡美美的意识里,总觉得它属性男。

    但是突然叫了这么个很女性化的名字,胡美美就拒绝。

    胡美美表示不同意,而系统阿朱却很无所谓地,说话就跟咬着舌尖似的,

    “主人,那你可以让我恢复出厂设置。”

    胡美美当然不能让厨房系统变成出厂设置了,那系统里面的厨房升级装置,时空交易空间,以及胡美美所有买到的好东西,还有那些无数个零的账户余额。

    这些将会通通消失。

    厨房系统恢复出厂设置后果比较严重,胡美美就默认了一个属性男的系统叫阿朱。

    可是现在系统却告诉胡美美一个现实,他们只能呆在这个时空了。

    胡美美又转了个身,眼神呆滞地盯着地上墙角。

    那里好像还有个小洞洞,不知道会不会是耗子洞。

    就在胡美美胡思的时候,房间“吱呀”地响了起来。一个面貎很精神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布褂子,上面打了有十来道补丁。

    这个女人把粥放在了炕沿上,伸出她的手摸了摸胡美美的脑门子。

    这个女人先是“嗯”了一声,收回了手,把碗往炕里面推了一点点位置,这才冲着胡美美扯出点笑容说,

    “五福,给你煮了点谷米,这个人家都说是好东西,坐月子的都吃这个。”

    这个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