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听着那声“通”,就知道肯定是摔狠了,会不会脑壳摔个包啥的。

    可是,靠在土墙上的胡五福,现在是浑身没什么力气,她没办法把那个倒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女人扶起来。

    就在胡五福准备缩进被窝,假装睡着的时候,这屋子门又是一声“吱呀”。

    又有人进来了,胡幽看到个挎着小花花包狱的女人,有个三十来岁,直接迈腿跨过了小门槛,就进了屋。

    这个女人先看了眼在炕上已经傻眼的胡五福,后来转了下脸才发现地上躺着个翘着四肢的人。

    “哎呀,这是咋的了。”

    这个女人一点也不慌张,先走到炕跟前,把手里的包狱放到了炕沿上,随后才过身慢慢地蹲在了地上。

    胡五福觉得这个忽然进来的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居然把手伸到刚才倒下去的那个女人的鼻子下面。

    让胡五福觉着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女人说的那些话,胡五福这位新出炉的,还有点点感动,也有点吃惊。

    在那女人把手从地上那位的鼻子跟前收了回去,又点了点头,

    “嗯,喘着气儿呢,我啊去叫村长吧。”

    这个女人慢慢扭着走到门口了,随后又转过身看了眼已经缩进被窝里只露着俩眼睛的胡五福,点点头说,

    “福宝啊,你可别动啊,等大嫂回来的。”

    原来这个女人是胡五福的大嫂,可作为曾经的胡美美来说,她是不认得的。

    不过,现在认得了。

    胡大嫂离开后,胡五福从被窝里探出头又看了眼地上的女人,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即使不是亲妈,叫错就叫错,也不至于这样子呢。

    胡五福又探头看了一眼,完全是紧闭眼睛的女人,不知道她这样会不会出事啊。

    时间也没过多大会儿,就听到外面一阵咋咋呼呼的声音,

    “这屋,小寡妇这屋呢。”

    不知道是谁提的,“小寡妇”三个字一出,外面的嘈杂声立即就悄了下来。

    胡五福还在琢磨这院子还有个“小寡妇”时,就听到刚才那个自称是她“大嫂”的女人说,

    “行了,我家福宝啥情况你们不知道啊,赶紧去抬人。要不然陈婆子真背死了,你们给摔盆儿啊。”

    胡大嫂这么一说,其他人就朝着胡五福躺的这到屋过来了。

    而其中有个女人声音也不小,

    “就是,赶紧的吧,赶紧送到牛神婆那,让神婆好好给她念叨念叨。”

    胡五福听着过来的一阵脚步声的时候,立即就缩到被窝里面去了,就露了个黑顶盖。

    “呼啦”一阵响,胡五福就听到全是女人的声音,有人说抬,有人说背,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把地上这个“陈婆子”给弄走了。

    胡五福还在被窝里转着眼珠,整个人钻在被窝里头,正觉得有些空气不太好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用手碰自己。

    碰胡五福的是胡大嫂,她用手轻推了两下胡五福,音调还放得轻轻地说,

    “福宝啊,好点了没,她们都走了,陈婆子也被抬走了。”

    胡五福虽然和胡大嫂不熟,可是这具身体熟啊,所以现在的胡五福一点也不觉得有生疏感。

    胡五福慢慢地转过身子,就看到胡大嫂在同她乐,而且眼神里还有着发自内心的关切的神色。

    胡五福也同样翘了下嘴角,轻声地喊了句,

    “大嫂,你辛苦了。”

    幸好这回没叫错,胡大嫂还显得特别地高兴,慢慢地把胡五福扶着又靠在了身后的土墙上。

    胡大嫂这人还挺细心的,又在胡五福头一摸了摸,而同时还把枕头竖起来,给胡五福塞身后了。

    胡大嫂说起话来也是轻柔柔的,顺手又摸了下炕边上的小米粥的碗。

    一摸就是一皱眉,嘴里就叨了两句,

    “这个陈婆子也真是的,也不给你煮点好吃的。”

    胡五福听了胡大嫂的这话,一下子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又是从哪说起来呢。

    胡五福自有意识以来,就没出过这屋子,看看这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除了穷还是穷。

    就炕沿上放着那碗小米粥,听陈婆子的意思,就这么点米了。

    胡大嫂却把粥碗端了起来,和胡五福说,

    “大嫂给你热一下去,而且大嫂还给你带了罐头。这罐头哇,还是爷爷让带着呢。”

    胡五福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