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大嫂把手里开了的桔子罐头用勺子舀了几勺子甜汁汤水,喂了胡五福两口桔子水。

    胡大嫂倒没有因为胡五福的话吃惊,却是乐了一下。眼睛里都带着笑呢,

    “你呀,现在后悔了吧。唉,赶紧好起来,跟大嫂回家去啊。”

    胡五福一脑门子问号,小寡妇是指结婚了吧,她咋还能随便回自个儿娘家呢。

    即使是后世特别开放的年代,也没这样的吧。

    胡大嫂用勺子挑了块桔子给胡五福又喂嘴里头,同时给自己也吃了一块,这才笑着同胡五福说,

    “当初要不是牛神婆说你要给你破个‘孤寡’的命,也不能给这家当小寡妇啊。”

    听来听去,原来胡五福嫁过来的时候,男人早就死了好些年了。

    其实陈家村先前叫陈家沟,一提到这个,胡大嫂就嫌弃得不得了。

    哎呀呀,那个嫌弃劲啊,胡大嫂见胡五福不再吃桔子罐头子,她自个儿就把剩下的桔子瓣儿吃掉了,一点也不浪费。

    “当年要不是咱爷带着咱爸逃荒到咱胡家村,噢,咋能看上个沟沟里的人,给你订了娃娃亲。结果呢,还是个短命鬼。”

    这个短命鬼就是陈婆子的儿子,好巧不巧的,掉河里就没上来。

    等村里人知道的时候,那人啊已然通过这条河,到了另外的“渡河”那头了。

    当时围观村民之一的牛神婆,神叨叨地还说,

    “地煞鬼命,克妻啊。”

    牛神婆就差说,死得好哇。

    早死差不多早就超生的陈婆子儿子,是有个娃娃亲的。这人就顶着“小寡妇”的名头,长大了。

    一长就长到了20岁的胡五福,被亲妈带着就从胡家村来到了陈家村。

    这个时候的陈家村已经改名儿了,从陈家沟改为了陈家村。

    完全可以想像得到,这个年代,沟和村的距离得有多远呢。

    “唉!”

    说起了那段往事哦,胡大嫂就不由地感慨。

    “咱村离这儿不近呢,我搭了村里出来办事的驴车,就这还走了好大一截呢。福宝啊,你当初和咱妈一起来的时候,可是走来的。”

    胡五福没有那时候的记忆,只能对着胡大嫂胡乱点点头。

    浑身软软的,歪着身子靠着枕头,脑袋挨着墙,身上盖着薄被。胡五福眼睛看着胡大嫂,等着胡大嫂说下面的话。

    这会儿的胡五福的一切的举动都显得很正常,毕竟刚从河里被人涝上来。还在恢复期,不爱说话这种事,在胡大嫂看来是太正常了。

    胡大嫂就继续说,

    “福宝啊,掉了次河,乖多了。”

    不过还不等胡五福解释,就听胡大嫂又继续说,

    “想通了就好哇,当初咱妈带着你来找牛神婆的时候呢,大嫂我就不同意。可是咱妈那迷信样子,你也非要跟着来‘破破’。”

    随后胡大嫂是一仰脖子,把剩下的桔子罐头的汁都喝了下去。可能是觉得好喝,还“吧咂”两下嘴,又舔了下嘴唇。

    胡大嫂下炕又从窄窗台上放着的铁暖壶里,倒了点开水在罐头里。用手捏着铁罐的边缘,摇了好一会儿。

    又是一仰脖子,胡大嫂把涮出点甜味儿的白开水给一口喝进了肚。

    胡大嫂一连串的动作,看得胡五福又直了下身子。心里头真是佩服得不行,都不嫌烫。

    大概是胡五福的眼神太热烈了,胡大嫂把铁罐里的水甩了甩,又重新装进了她的花包狱里,才坐回胡五福身边,笑着给胡五福解释呢,

    “留着卖钱。”

    胡五福光是看胡大嫂的习惯性动作,还有这样的生活习惯,就觉得头皮发麻。心里头也知道这个年代的人,日子特别不好过,但是却艰难成这样。

    但是胡大嫂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根本不觉得什么,还挥了挥右手,挪了下屁股,

    “福宝,你就是太善。看你之前和咱妈来找那个牛神婆,我觉得吧,就是被她骗了。”

    胡大嫂是一脸的瞧不上这个神婆,甩了甩手指又说,

    “她说能给你破命就能破啊,哈,我就是不信了。你看,她让你进陈家的门,然后就有好姻缘,能破了那啥孤寡命。呸,到现在你大嫂我都不信。”

    胡五福忽然就身子一抖,想到那个救自己的男人。穿一身好看的衣服,居然说早看上自己了。

    胡五福连着抖了好几下,可把胡大嫂给吓一跳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