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婆子想再嫁呢,按着胡大嫂的意思,已经找好下家了。

    要是胡五福真叫了陈婆子为妈,她俩的假婆媳关系,就成真了。那就影响陈婆子再嫁的那事儿了,好不容易攀上的男人,咋能因为有了个要照应的“小寡妇”,而打水漂了呢。

    陈婆子被吓晕过去,也是有道理的,所以陈婆子现在连自个家也不敢回来了。

    本来胡五福来陈婆子家做“小寡妇”,就是为了破命,去掉小寡妇这个名头的。要不然,平常是里里外外的让碎嘴的人说三道四的。

    在村村里头讨生活,名声可是第一位的。

    胡大嫂看着一直在点头的胡五福,突然又“哈哈”笑了起来,

    “唉,要脸的人才会注重名声这种东西,那不要脸的啊,啥时候都无所谓的。”

    胡五福没明白胡大嫂说的不要脸的人是谁,反正大概或者也许,和自个儿没啥关系的。

    胡大嫂的话头一转,眼睛里的笑的泪都快流出来了,那个慈爱的样子,让胡五福还以为对着是亲妈呢。

    胡五福扯了下自己身的被子,又动了动嘴角,比较艰难地用沙哑的声音对胡大嫂说,

    “大嫂,你是想说啥哩?”

    胡大嫂眼里带着笑,仰着脑袋说,

    “哈,大嫂这就给你去提亲去,噢,还要再找那个牛神婆算算,到底这个男人行不行。”

    一听到“行不行”,胡五福就觉得眼睛抽抽地厉害。

    而胡大嫂却是完全领会不到胡五福的意思,还在那摇着笑着说自己的打算,

    “噢,福宝啊,嫂子得多住几天了,正好也照顾照顾你。家里头呢,也都知道我是来找你了的,也不会有人瞎担心的。”

    胡大嫂继续摇头晃脑地说着她的打算,

    “头一件事,我得先去找牛神婆,再给她二毛钱,让她给掐算掐算。”

    听着正说兴头上的胡大嫂的打算,胡五福这才知道,当年亲妈,也就是人称五福妈,带着胡五福来陈家村找牛神婆算算的时候,就给了二毛钱。

    “是二毛钱啊,当时嫂子我还替咱妈心疼了好长时间呢。”

    胡大嫂伸出两根手指在胡五福的眼跟前晃了又晃,

    “所以呢,我也得给那牛神婆二毛呢。不过这第二件事啊,就等花了这二毛,换个牛神婆给个准信儿后,我就上姓庄的人家看看去。”

    胡五福这才知道,救自己那个人姓庄。胡五福犹豫了下,才慢慢地同胡大嫂说,

    “大嫂,我的意思是,我是被人救起来的,是不是提礼物谢谢人家。”

    其实胡五福还有一层意思,谢完了就完事了,再也不要见了。她现在对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熟悉,咋能先想这些事啊。

    可胡大嫂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又是“哈哈”笑了起来,把个胡五福给笑得脑袋直发蒙。

    而胡大嫂看着脸色还没缓过来的胡五福,出口就问,

    “福宝,你是害羞了吧,对吧?嫂子就知道,你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

    胡五福才不是害羞呢,她只是觉得人生还是很漫长的,她不需要现在就要面临这种事。

    而胡大嫂自觉能明白胡五福皱眉的意思,还白了眼胡五福,

    “福宝,先不说这个事会不会被人传得歪歪邪邪的啊,或者是会被人唾沫星子啐死呀。就说你为啥要见人家快过来的时候,自个儿跳进河去呢?”

    胡五福一听这个,忽然就觉得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啊,这是咋回事啊。现在的胡五福,完全听不懂。

    胡大嫂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眼里不仅带笑,还带一点春花桃色味的感觉,那小眼神,看人都带着飘的,

    “哎呀,福宝啊,陈婆子说你是一眼就看上了那个姓庄的小子。嫂子可是去好好的打听了下,都说那小子长得好,要人样有人样的。还是个当兵的,哎呀,那一身绿军装穿着,满村的大闺女小媳妇的都偷看。”

    胡五福脸上的肉都僵住了,她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事还是那陈婆子怂恿先前的胡五福干的。

    就在胡五福一晃神的时候,眼前就伸过来一根大拇指,胡大嫂是一脸的佩服。

    胡大嫂把大拇指在胡五福眼跟前,晃了再晃,眼睛里的光就跟两个煤油灯似的。

    这个年代在村子里没几家装电灯的,大多是煤油灯。

    胡大嫂晃完了手指,直接抓着胡五福的手说,

    “福宝,大嫂还是挺佩服你的勇气的。没听说你会水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