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在厨房里煮着粥,因为是用小火煮的,还用陈婆子这里的一个大的陶砂锅子,那粥的香气,早已飘了出去。

    可这会儿的粥还没到最后稀糊的时候,也不是最好喝的时候,而胡大嫂就站在厨房门口来回地绕。

    一边绕嘴里还不闲着,胡大嫂就跟个磨盘似的绕,

    “福宝啊,你果然是个有福的,一直这个手上的功夫就比咱家大部分人要强。而且啊,最会藏东西了。”

    胡五福从厨房半开的宽门缝,看着还在外面瞎转悠的胡大嫂,这会就觉得有点后怕啊。幸好是从被窝里掏出来的,要是从别的地方,比如兜子里?

    反正总觉得没有哪个比被窝更合适了,但是以后掏吃的总不能次次从被窝吧。

    这些非常难的难题,对于胡五福来说,一时半会儿没有解决办法。胡五福把大铁勺子在大米粥的陶砂锅里转了两下,扯着嗓子喊胡大嫂,

    “嫂子,吃饭了。”

    胡大嫂果然是比较了解陈婆子,用挑杆从厨房的项上挑下个竹篮,里面居然有块大咸菜疙瘩。

    胡五福看着直皱眉,真的怕这种黑咸菜吃下去,中毒了。

    而胡大嫂却是很馋这种咸菜的,和胡五福说着这个咸菜挺不好做的,

    “既费工又费菜的,哪舍得做这种黑咸菜啊。”

    原来这种咸菜,原料就是秋天收的浅绿皮的大芋头菜。削了皮,用粗盐腌好了,再晾晒,洗干净再蒸,然后再晾晒,再蒸。

    最后蒸好了,把水分都晾干了,就可以放坛子里闷着了。

    而且放个一两年都不会坏,更不会变味儿,味道好极了。

    胡五福以前都是很少吃咸菜的,看着胡大嫂切了一小块,都切成细丝了。而这些被切成细丝的咸菜,黑得发亮。

    胡大嫂让胡五福去屋里等着,她来端粥和咸菜。

    胡五福身体刚恢复点儿,煮个粥也没站多大功夫,居然真觉得有点累。

    胡大嫂是看出来胡五福那软软的样子,生怕她把粥碗给端的打了。胡大嫂端了个搪瓷大盘子,里面放着两大碗的白米粥,还有一小碗切成丝的黑咸菜。

    可是,胡五福看着这个黑咸菜,有点不敢下口。

    在看到胡大嫂吃得那么香,胡五福还在犹豫时,就听胡大嫂说,

    “福宝,吃啊,这个咸菜不好整,刘婆子就存了这么一块,我也就切了一小点。好吃着呢。”

    胡五福伸筷子挑了几根细丝咸菜,放在粥碗里和粥一起吃了。没觉得有好吃,就只是口感还好,吃着比较软筋。

    一边胡乱吃着粥,胡五福一边想的却是,要是自己弄点呛好的葱花油,再加点酱油和醋拌拌,再洒上熟芝麻,那就好吃了。

    可是现在这里既没有油,又没有料。

    刚才胡五福还想着要吃五花肉的事,现在却是没一点这种想头了。现在条件和环境受限,不是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的。

    一吃了饭,胡大嫂依然没有让胡五福动手,而是和胡五福说了一件事,

    “福宝,你今天再好好休息一天,我回家一趟,明天大早上再过来。”

    胡五福微微点了点头,也没问胡大嫂要去做甚呢,而她现在就想躺进被窝里。

    现在还不到热的时候,初夏而已,但是还是很多人还是穿着厚褂子。胡大嫂也是,一件挺厚的褂子,兜子里再也掏不出二毛了。

    胡大嫂提着她的小包袱离开了陈家村,那个小包袱是“叮哩咣当”的响,里面装着桔子罐头的盖子,和空的铁罐头盒子。

    依照胡大嫂的意思,这个要拿回去存起来,

    “下次去镇上找废品站卖钱呢。”

    胡大嫂就带着这么大的响动走了,而胡五福正好落了个清静。而且,胡五福估摸着,在她离开陈家村之前,陈婆子是不想再看到她了。

    只是现在胡五福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根本就不能走远路。要不然,胡五福就跟着胡大嫂回家去了。

    胡五福在知道这里不是自己家以后,还是挺高兴的。这会儿又乘着没人,就联系到了系统阿朱。

    系统阿朱这个“人”,咋说呢,关键时候就不爱说话,闲话却总能和胡五福说几句。

    按照系统阿朱的说法是,人和系统是两个世界,看世界和看事情的标准是不同的。

    这会儿胡五福找到系统让它来检查自己的厨房,

    “阿朱,我的厨房里的东西都在吗?”

    “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