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回过头一看,肯定是不认识啊,不过这人长得五大三粗的,还很黑,却用那么妖的声音说话,她咋好意思呢。

    胡五福盯着这个女人没说话,而旁边的胡大嫂却是“哟”了一声。

    胡大嫂是认识这个女人的,把这个黑不拉几的女人看了一眼,就笑了,

    “我还当是谁呢,你不在城里当工人,跑娘家又来拿玉米面了?”

    胡五福抬眼皮一看,果然在这个女人怀里看到个深色的布袋子。

    大概是胡五福的眼神太火热了,那个女人把怀里的布袋子用力一搂,拧碰上脸对着胡五福说,

    “你看什么看,再看也没人要你。”

    胡五福完全不明白这人是哪来的这么大怨气,况且,自己和她的事没多大关系吧。

    不过胡五福转念又一想,这个时候的村村里,就爱用一双眼睛盯着别人家里。

    胡五福抿着嘴就冷笑了一声,

    “哼,你还不如换点白面呢,看你都比上次黑了。”

    胡五福其实是随口这么一说的,她都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依照胡大嫂的态度,和这个女人那副熟悉的样子,估摸着是邻居没跑了。

    肯定是邻居啊,一整村的人,都算邻居。

    胡大嫂立即就往前迈了一步,同那个确实有点黑的女人说,

    “你赶紧走开,别在这现眼了啊,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要到这干吗?”

    这个女人一挺脖子,咬着牙却盯着胡五福说,

    “你能知道我干啥呢?”

    胡大嫂是一挥胳膊立即就大声说,

    “胡麦子,你再不走我可就喊了啊。得让这些来赶集的人都知道知道,你从娘家拿玉米面到这里来换白面,贴补你婆家。看把你出息的。”

    原来这个长得那么黑的,居然叫胡麦子。是从胡家村嫁出去的,男人在镇上的工厂当工人,她后来也去当工人了。

    现在看人都是用下巴的,不过就是供应粮不够,隔三差五地回村里娘家要点粮。

    胡大嫂看着胡麦子着急地抱着粮跑了,轻“哼”了一声,

    “就她嘴贱,和咱家挨着的,成天回娘家要粮不说,还把咱村的事到处乱说。而且,最喜欢败坏别人的名声。”

    胡大嫂的意思是说,胡五福之所以一直被人叫“小寡妇”,和这些邻居的一张好嘴是分不开的。

    不过胡大嫂转过脸,就夸胡五福,

    “还是我们福宝厉害,一眼就看出来她要去换白面。”

    胡五福这会儿稍微觉得,在村村里面,有个好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跟在胡大嫂后面,胡五福的眼珠子就乱转,都是一个小摊位挨着一个小摊位的,卖什么的都有。

    吃喝穿戴,应有应有。

    胡五福居然看有卖布袜子的,这年头布袜子都是自己扯布做的,几乎没人在外面买的。不过胡五福居然看到真有人买,看着像是个村里头的。

    胡五福在看那个买布袜子的女人,而那个人大概是感受到了胡五福的视线,也转过了头。

    可就是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个女的看着年纪也不小了,比胡大嫂可要大得多。在转过头的时候,看到是胡五福的时候,居然慌乱得不成样子。手里的袜子扔下不要,站起身抬腿就要走。

    胡五福眨了眨眼,心里话说,不就是买个布袜子吗,我又不嘲笑你。

    可就在胡五福感到奇怪的时候,旁边的胡大嫂拉了她一把,拉着就走到了那个买袜子的女人跟前儿了。

    胡大嫂的声音还不小呢,还在“笑哈哈”地乐,

    “哎呀,真是太巧了,庄婶子啊,我早上还看到我家妹夫了呢。”

    胡大嫂一个“我家妹夫”就把这个女人给说愣了,还有站在旁边的胡五福。

    胡五福的眼神先看向乐得不成样子的胡大嫂,又看着那个脸色已经沉下来的“庄婶子”。

    胡五福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猜到些什么,怪不得胡大嫂说早上碰到了骑车的“好心人”,把她从胡家村门口送到了陈家村的陈婆子家。

    这会儿还在琢磨这事儿的胡五福,果然就听到胡大嫂乐着说,

    “哎呀,庄婶子,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早上我碰上庄四文同志了,他说要到我家提亲呢。庄四文同志眼光好啊,知道我家福宝长得俊呀。哈哈,多好的事啊。”

    胡五福看着胡大嫂,这个事情自己咋不知道呢?

    胡五福现在没有说话,准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