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了胡大嫂的话,胡五福本来想笑呢,可是却又有些笑不出来。因为不管是胡大哥还是胡大嫂,那真是对她太好了。

    就像胡大嫂总放在嘴边的话,

    “福宝啊,嫂子比你大一轮呢,和你哥同岁,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不疼你还能疼谁呢。”

    胡五福其实挺受感动的,不管家里吃喝咋样,居然能这温暖呢。

    胡五福抹了下差点掉下来的泪蛋子,又拉着胡大嫂的一只手说,

    “大嫂,我一定会对你和大哥好好的,会让你们将来享福的。就过上那,地主老爷们的好日子。”

    胡五福说的是真心诚意的话,这话一出口,居然听到胡大嫂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胡大嫂一边笑一边伸出她有些糙的手,在胡五福的脸上摸了两把说,

    “大嫂就爱听你说这个,虽然知道是个梦吧,但是你从小给大嫂说到现在。唉,嫂子我啊,听一回就觉着没白活。总算啊,你是个有良心的,没白疼你。”

    胡五福扯着嘴角,啥话也没说了,不过胡大嫂倒是说了一些过去的事,而且有些事啊,让胡五福多注意一下。

    胡大嫂先伸出了一根手指晃了晃,这才慢慢地说,

    “这一来呢,我们家以后都不跟姓谭的再来往了。今天你大哥碰到那姓谭的,都是意外,意外啊。福宝啊,你从小就被人叫‘小寡妇’,那些嘴贱的人,我们以后是见一个打一个。”

    胡五福是听出来了,之前是打不太赢,现在因为亲事定了,一定能打赢。

    胡大嫂手里拿着个扫帚头疙瘩,挥了几下说,

    “哼,以前咱俩是打得那些人是跑回了家,这次咱俩一起打到那些人家里去。”

    关于胡大嫂说的这头一件事,胡五福就赞同啊。在村村里头讨生活,不管是哪个年纪的女人,最重的就是名声啊。

    胡五福同样伸出一根手指头说,

    “大嫂,你说先去谁家打,我准备家伙。”

    胡大嫂看着胡五福态度这么坚定而不移,一边点头,一边乐,

    “好,咱俩这次就先去那胡麦子娘家那,因为呀,她和她娘家人都黑。”

    胡五福对村里头的人不太熟,胡大嫂这么说的时候,胡五福没反应过来。不过胡大嫂也没再说这个事,随后又继续说了姓谭的事,

    “当年你还小呢,是那姓谭的招惹咱家的,说是要上门提亲。”

    那会儿的胡五福大概十六七吧,反正是三四年前的事了。可是,胡五福背着个“小寡妇”的名头,被很多人瞧不起。

    本村人呢,都算还好,毕竟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见天儿的打架也不成,而且胡大嫂是带着胡五福,俩人拿着扫帚满村追着人打。

    再后来,也没啥人在明面儿上乱说了。

    像上午那个xxx说那种话的,还是胆肥儿的。

    而且,胡大嫂已经给胡麦子家记了一笔了,而胡五福,也默默地记在了她的小本本上。

    胡五福的厨房仓库里面,有几个还没用的小本本,就那种很简单的,白皮儿,白纸,手掌大,挺厚实的。

    胡五福已经把自己听到的和没听过的事,悄悄地记在了这个小本本上了。

    胡五福是头一笔,就给这个回娘家要粮的胡麦子先记了一笔了。

    第二笔就是这个姓谭的,原来是他一直讨不上媳妇,家里条件很差很差的。就想着找着胡五福,凑合过得了。

    不过当时的胡五福是不太乐意的,就同胡大嫂说让给回绝了。这一回绝不要紧,把这人的牛劲给拉起来了。

    然后就非得胡五福不可了,而现在的胡五福在听胡大嫂说这个事后,轻笑着说,

    “这个还真牛,怪不得叫谭牛呢。”

    胡五福不太乐意,其实倒不是嫌弃谭牛年纪大,谭牛比胡大哥小两岁。就是觉得不喜欢这个人。

    六十年代那会儿是提倡自由恋爱的,虽然村村里面没那么明目张胆的,但是包办婚姻慢慢地也少了。

    但是,不管是相亲还是自由恋爱,在相看这一环节上,胡五福就不满意谭牛。

    谭牛的牛劲上来了,就觉得胡五福好,也乐意等胡五福两年。

    但是,这个事被谭家知道后,谭家不乐意啊。

    谭牛那亲妈,一口气从谭家村冲到了胡家村,冲到胡五福家里大闹。最后是闹得好几个村子都知道了这个事了,搞得胡五福的名声是挺不好的。

    当时谭家那婆子就扬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