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还真没想到那么远,而且这个庄四文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虽然刚才从玻璃窗上看了看,也只看到个侧影。

    个子倒是满高的,从侧脸看也不难看,长得也挺白净。

    虽然也只是看个侧面,但是瞧着这人确实是个主意正的人。

    “唉……”

    胡五福就不由地叹气,人的命还真是挺怪的说。

    “可不是呢。”

    胡大嫂是接过了胡五福的叹息,可是话里话外的,还是很维护胡五福的,

    “福宝啊,大嫂再去打听打听,而且咱也不用马上就结婚。先了解了解,只订个婚。这都啥年代了,咱也不兴那包办婚姻,对不?”

    胡五福所有的惆怅,都被胡大嫂猜到了,胡大嫂还告诉胡五福一个事儿,

    “其实啊,那庄四文呆的部队离咱村也不远,就是穿过个镇子,在镇子另一头的一个村子后头呢。”

    胡大嫂伸手又轻拍了下胡五福的胳膊说,

    “等你们正式订了亲,咱都可以到部队去探亲去。探探嘛,对吧,哈哈……”

    胡五福看着胡大嫂笑得可自然了,没想到这啥事情啊,都让胡大嫂想到了。最后,胡五福也都听胡大嫂的,

    “嗯,先订个亲,处处看。”

    虽然二十岁在村村里头已经是大闺女了,但是现在这个年代二十五六结婚的城里姑娘是挺多的呐。

    胡五福还是没有同庄四文说上话,因为庄四文要急着回部队了。

    不过留下来些钱和粮票给胡五福,也表示了自己的诚意,等他去部队先打个恋爱报告,随后俩人再一订亲,这个事就差不多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庄四文在陈婆子家里,并没有多呆,前后半来个钟头的事儿。而且,都是和胡大哥站在厨房地上谈的。

    胡大哥在厨房熬粥,而庄四文也没太客气,就在厨房里和胡大哥站着说话了。

    庄四文显得特别的真诚,也和胡大哥表明了自己坚决要娶胡五福的态度,随后就走了。

    不过庄四文离开陈婆子院子的时候,转过侧脸朝胡五福那屋看了一眼,正看到胡五福被胡大嫂逗着笑着呢。

    胡五福这人虽然是顶着个“小寡妇”名儿长大的,但是一看就爱笑得厉害。这种人,都是被家里人宠着的。

    想到这些,这个时候的庄四文也不由地动了下嘴角。大概,也是因为胡五福无意间的那一抹抹笑容,打动了他沉寂很久的心吧。

    这个年代的人,讲什么爱情啊,都是极不可能的。都差不多是看对了眼儿,俩人就一起过了。互相磨合,互相扶持,也是一辈子过来了。

    不过庄四文就觉得自己是碰到爱情了,是那样的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于庄四文的情况,胡五福也不太清楚,而胡大嫂是用尽了各种办法,在陈家村是上蹿下跳的,也没什么人知道庄家的事。

    因为庄家和胡五福家一样,都是外来户。

    庄家是陈家村的外来户,而胡五福家是胡家村的外来户。

    外来户有几个共通点,要么就是来当上门女婿的,要么就是孤寡家人的。

    而胡家就是头一种情况,当年的胡爸爸就是娶了胡家村的胡妈妈。

    可庄家呢,就属于后一种情况,孤儿寡母的。

    但是,让村里人奇怪的,庄家这对母子关系一直不大好,和别人家情况很是不一样。

    全村人都知道的是,最典型的事就是,庄四文不管要干啥,这个庄婆子,都反对。

    其实庄四文因为挺上进的,又当了兵,在陈家村人缘还是挺好的。连那神神叨叨的牛神婆,都会夸上庄四文几句,

    “眉目自带辉月呀,这人将来了不得呢。”

    而这时候还在牛神婆家的陈婆子,对这个事儿还是挺知道的。

    陈婆子在听说胡家的“小寡妇”要离开她那里了,一高兴话就多了,拉着胡大嫂是一个劲地说,

    “庄婆子吧,有点怪,和平常人不太一样。哪家人不希望自家孩子有出息啊,可这庄婆子就像是怕庄四文有出息似的,干啥都不让。”

    陈婆子忽然像是明白了啥似的,忽然就瞪着眼睛,“噢”了一声,

    “说不定啊,庄四文是个在外头生的,见不得人?”

    村里人的闲言碎语,没几个有好话的。

    不过陈婆子在见到胡大嫂脸色下来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转身下炕去帮牛神婆做饭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