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在听了胡大嫂几次提到他们胡家的传统之一,

    “招上门女婿。”

    胡大嫂拉着胡五福告诉她这是个为啥子,

    “咱家在胡家村虽然是个外来户,但咱爷有一手的好手艺。”

    胡五福听了以后,一阵阵地吸溜着凉气,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吃不饱的年代,还真的能碰到个大厨子。

    甚至是连带着胡爸爸都是个爱做饭的,所以,胡爸爸有的时候会被请叫镇上或城里,给人家家里做饭的。

    这个年代都这样,办个什么宴的,都是在自个儿家。而胡爸爸有这种手艺,正好发挥发挥。

    这么一发挥,胡家这个外来户的日子,也慢慢地好了起来呢。

    胡五福听了不由地想打嗝,这个事情真是太妙了。

    本来胡五福上辈子就是在酒店做厨子的,厨子的助手的。真要上手做菜,在酒店的时候机会少之又少。

    而胡五福所在酒店里面也有许多的特色菜,还有各种的菜肴比赛活动。

    尤其是一些上古名菜的重新制作,被叫做是古菜新法。或者还有的人,一直痴迷上古的各种名菜,依照以前的名菜的一点点做法的资料记载,慢慢地琢磨出来古法。

    所以很多古法的名菜,也慢慢地活跃在了后世的人们的餐桌上。

    当然这样的一桌菜可不便宜呢,但是有的是消费起的人。

    而现在的胡五福在听到这个好消息时,不由地惊叹一声,

    “猿粪蛋蛋啊,太及时了。”

    而且胡五福推测,自己这个爷爷,以前给大地主大资本家做菜的,那手上一定有许多的菜肴秘传呢。

    胡五福又听着胡大嫂讲着自家爷爷以前的事,越听是越激动。

    胡爷爷先前不仅给大资本家做过菜,还给很多当官的做过菜呢。胡五福一听,心里头激动得就摁不住了。

    正在给胡五福讲过去的胡大嫂奇怪地看着胡五福说,

    “福宝,你抖啥呢?激动的?”

    再眯一晚上,就能回自个儿家了,终于能像回人似的活着了。可不就这么激动吗,胡五福和胡大嫂点头说,

    “哎呀,我大哥晚上这粥煮得可真好吃。”

    胡五福的话刚说完,就惹得胡大嫂是一阵乐,胡大嫂伸手拍了两下胡五福的小胳膊说,

    “哪是你大哥煮的粥好啊,分明就是你从被窝里掏出那包米好啊。哎,福宝啊,咋觉得大嫂也是沾了你的光似的呢。”

    胡五福又一次从卷着的被窝里,掏出一小包米,那会儿和就交给胡大嫂了。没想到的是,胡大嫂还记着先前从被窝里掏大米的事呢。

    胡五福真的希望胡大嫂能把这个事忘了,立即就钻进了被窝,紧闭上了眼睛,轻声地说,

    “大嫂,我咋觉得我激动得睡不着了呢。”

    胡大嫂也是闭着眼睛,同胡五福说,

    “那咱就再唠会儿,唠困了再睡。”

    可结果却是出乎胡五福预料的,说好的唠一会儿的,可胡大嫂几乎是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开始打呼了。

    虽然胡大嫂的呼噜声不大,但是胡五福却是没啥睡意。

    “唉……”

    胡五福是明白,这几天睡多了,今天是咋也睡不着了。

    晚上睡不着,照常就是白天就是睡不醒的。

    胡五福艰难地穿好了衣裳,差不多是被胡大嫂架到那辆两轮板车上的。

    天气确实暖和了起来,胡五福整个人躺在板车上,一点也不觉得冷。而胡大嫂从自己小包狱里掏出个薄褂子,就给胡五福盖上了。

    胡大嫂大早上就起来了,把陈婆子家里里外外给打扫了个干净明亮。

    胡大嫂先把迷糊的胡五福安顿好,这才去了牛神婆家那头,把门钥匙给了陈婆子。

    不过胡大嫂也没给陈婆子好脸色看,而是叮嘱了一句陈婆子,

    “现在庄婆子还不太相信庄四文同我家福宝的亲事呢,看样子是想躲着不见我们家的人。现在村里人嚼的舌根子,我也听见了,不就是说我家福宝被人占了便宜了吗?”

    胡大嫂盯着陈婆子,狠狠地撂下句话,

    “要是这些嚼舌根子的闲话,被人乱传出了陈家村,我回头就找你陈婆子算账。”

    胡大嫂可知道这个陈婆子多爱说人闲话,在村村里头吧,这种事本来就比较难避免。只是,现在胡五福和庄四文的事,还没有正式定下来呢。

    虽然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