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没明白发生了啥事,就听到胡大嫂大喊了一声,

    “哎呀妈呀,你咋又晕了呢。”

    有事没事就喜欢晕过去的胡妈妈,这会儿正在地上躺着呢。胡大哥回院子放他的大筐去了,就这么一转身的功夫,亲妈晕过去了。

    胡大嫂的声音,惊到了院里在干活的人。

    胡五福就看到从院子里是“呼啦”跑出来三个人,其实俩个是老头和老太太,另外一个是相对年轻一些的中年男人。

    胡五福心里明白,这一定是自己的亲爷爷和亲奶奶了,那个中年男人,肯定就是亲爸了。

    胡五福猜得确实很对,胡爸爸是第一个跑过来,把地上的胡妈妈给扶了起来。嘴里还喊着,

    “五福妈,五福妈,你别晕啊。咱闺女回来了啊。”

    别人都没啥反应,胡五福心里却是“咯噔”地一下。不会是这个亲妈认出自己换了个芯儿了吧,这个事儿也不能怪自己呀,先前的胡五福,那是直接没缓过来呀。

    这会儿的胡五福还在板车上坐着呢,胡大哥从院里面出来后,看着胡五福已经睡醒了,笑着走了过来。

    胡大哥指了指已经进了院子的胡爸爸和胡妈妈说,

    “咱妈就那样,这十村八沟的,都知道她最柔弱了。”

    以柔弱出名儿的,还真是了不起呀。

    胡五福慢慢地下了板车,被胡大嫂拉着进了院子。而刚才跑出院外的胡爷爷和胡奶奶,俩人就跟商量好似的,看见个全活人的胡五福时,居然一起调头跑进了院子了。

    胡五福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呢,就听到旁边有几个孩子在那喊,

    “五福妈又晕了,又晕了。”

    随着孩子们“嘻嘻哈哈”地吵闹声,胡五福终于回魂了。

    原来,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啊。

    胡五福被胡大嫂领着回了自己那屋,胡大嫂又给胡幽解释了下刚才胡爷爷和胡奶奶的奇怪举动。

    胡大嫂指着整洁的炕说,

    “爷爷奶奶是天天儿地盼着你回来呢,老俩口成天介的帮你收拾屋子。你看这屋里,多干净啊。”

    胡五福看了一眼,确实很干净的。

    因为啥也没有,也就比陈婆子那稍好点的地方,就是有个很小的炕柜,和一个小炕桌。

    怎么来形容这种穷到一定程度的感觉呢,胡五福突然想到句话,

    “脸比屁股都干净。”

    胡五福“扑”地笑了一声,随后赶紧就坐在了炕沿下,用手抚着嘴,没说啥话。不过胡大嫂却又继续和她说,

    “确实挺好笑的,这种事,大嫂这么些年来,一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可那有啥办法,那是咱爷爷奶奶,没丁点办法。”

    毫无办法的另一面,就是让人很无语。

    胡五福还以为爷爷和奶奶干啥去了,原来是去拜灶神去了。

    而胡大嫂望着自家院子的厨房,紧关着门,摇了摇头说,

    “看来中午咱就得用院子里的小火炉煮玉米糊吃了,咱爷爷奶奶这会儿一定是拜灶神爷呢。”

    霸占厨房拜灶神爷,一占就是一天。

    胡五福听着是眉毛直跳,不是说一拜一天,而是占厨房一天,不让别人进来,更不能做饭。

    胡五福挪了下屁股,又往胡大嫂跟前儿靠了靠,压低声音问胡大嫂,

    “大嫂,我兜子里头还有一把米,你说咱中午煮不煮。”

    胡大嫂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伸出大拇指直接夸胡五福,

    “福宝啊,你就是个有福的,没白起这好名儿。”

    而胡五福却转了转眼珠子说,

    “啊,大嫂呀,我在陈家村都呆得不好了。”

    胡大嫂一听,立即就抓着胡五福的一只胳膊,把胡五福左看右看的,脸上显得很着急,眉毛还微皱着说,

    “福宝啊,你咋的了,可别吓大嫂啊。”

    胡五福笑了一下,用手轻轻拍了拍胡大嫂的手说,

    “大嫂,我觉着总少点啥一样,可又想不起来。”

    听胡五福这么一说,胡大嫂立即就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转过去双转回来了。

    突然胡大嫂“啊”了一声,想到了什么。

    胡大嫂立即就挨着胡五福坐下了,歪着点脑袋,一直不停地点头,

    “福宝啊,嫂子我想起来,你得吃肉才行。”

    胡五福有种错觉,这会儿的胡大嫂好像恨不得从自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