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五福这几天的日子,一直就像是在坐这个时代的火车,“嘎登、嘎登”地,就没消停过。

    正如现在,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居然是自己亲二哥。

    胡五福其实是一直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个二哥。

    噢,不仅有二哥,还有个三哥。

    胡五福以为自己就有个大哥,再没别的兄弟姐妹了,居然还有俩哥哥。是亲亲儿的亲哥啊,胡五福看着坐在桌子对面吃臊子面的胡二哥,心里头就有些翻腾。

    国营饭店的羊肉臊子面,二毛五一大海碗,放在这个年代,不是个小数目呢。可是,自己这个亲二哥,却请自己吃肉臊子面,而他自个儿就吃了碗一毛五的素面。

    胡五福的筷子在碗里挑了挑,那肉汤一股股飘过来的肉香气,勾得胡五福是直咽口水,可是她就是不舍得吃。

    胡五福看了眼吃素面都吃得抬不起头的亲二哥,就觉得眼泪在眼睛里转。

    胡五福站起身到了国营饭店外头,门旁边有个卖包子的大窗口。

    胡五福递过去了一块钱,还有一斤粮票。

    这个年代的大肉包子,一个二两。那可是实打实的大肉包子,一个大包子有成年男人拳头大,甚至比成年男人的拳头还要大一两圈。

    胡五福买了五个大肉包子,又和服务员要了一大张草纸包上了。

    胡五福重新坐在胡二哥的对面时,这会儿胡二哥已经把一海碗素面吃完了。

    胡二哥一抹嘴儿,抬眼皮看着一脸沉重的胡五福,忍不住就乐了。

    胡二哥是了解胡五福的,伸出手指还点了下胡五福的大脑门子说,

    “我家福宝一直最善了,不就是吃碗肉臊子面,看你那脸色难看的。”

    胡五福不由地就嘟了下嘴,完全进入了亲情场景,非常地适应。胡五福把手里的大肉包子递给了胡二哥说,

    “二哥,你一会儿回厂里带着吃吧,可别给别人吃啊。”

    胡二哥笑着打开草纸包一看,五个白胖白胖的大肉包子,还从缝里往出冒着油呢。胡二哥“吸溜”了两下,舔了下嘴唇说,

    “福宝,你不会是把奶给你存的一块都花了吧?”

    胡五福瞪了眼胡二哥,

    “你们咋都知道呢?”

    胡二哥先是“呵呵”地乐了一会儿,随后又说,

    “咱家的事儿,哪件我不知道啊。你以为跟你三哥似的,啥事儿都不放心上。”

    胡五福其实也是这会儿才知道,自己亲二哥在镇上当工人的,现在是25岁,三哥是在镇上废品站工作的,今年是23岁。

    胡五福在听胡二哥又把自个儿吹了一遍,也不由地吃惊呀。

    胡五福还有点不大相信胡二哥说的,就又问了一遍,

    “你和三哥都是大专生?”

    这个年代的大专生那可是栋梁啊,可为啥自个儿二哥看着那普通呢。

    胡五福的想法立即就被胡二哥给看穿了,胡二哥低声地和胡五福说,

    “我回镇上是因为我师傅在这儿啊,你三哥回来,是为了个女人。”

    胡五福这会儿觉得自己真的和二哥太有共同语言了,立即就把碗里的飘着油花和肉沫的臊子面,给胡二哥拔了一半。

    胡五福还笑着同胡二哥拍了拍自己挎着的篮子,

    “二哥,我这里还有好东西呢,一碗肉臊面算啥。”

    胡二哥撇了下嘴,眼里都露笑,不过胡二哥也没和胡五福客气,端起碗,又把半碗羊肉臊子面吃下去了。

    吃了面喝了汤,胡五福也吃饱了。

    可是就在胡五福准备跟着胡二哥上他宿舍看一看的时候,好巧不巧地,就碰到庄四文。

    胡五福是没有想到,她能在镇上碰上庄四文。

    而庄四文一开始是沉着脸,盯着胡五福的脸看了看,又看了看胡二哥的脸。庄四文忽然笑了起来,

    “我是庄四文。”

    庄四文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而胡五福却在心里松了口气。现在俩人还没一撇呢,生怕庄四文瞎说点啥。

    胡二哥可不知道家里这几个月发生的事,现在厂里生产任务重,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

    胡五福眨了眨眼,一句话也没说,倒是胡二哥和庄四文俩人说得挺好的。本来要进国营饭店的庄四文也不去了,居然厚脸皮地跟着胡二哥去了工厂里头。

    庄四文一身军装,走到哪也挺让人注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