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绿大门儿里面走出来个穿一身绿衣裳的女人,

    绿裤子,绿褂子,最绝的是,这个女的还穿着一双绿色的胶鞋。

    这个年代的胶鞋可不舒服呢,出汗不透气,味儿还大。但是,在这个年代都是好穿的东西。

    最大的原因,就是耐造。

    这种绿胶鞋,都是仿部队的穿着的。

    胡五福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低下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庄四也穿着这样一对胶鞋。

    真的是绿油油的,胡五福这下没忍住,“扑哧”地轻笑了一声。

    幸好胡五福是低着头的,一只还正挡在脸前,挡了只个脸。庄四其实也在忍着笑,但是他的忍功比胡五福要强得多。

    就在胡五福刚笑出声,庄四一个错身,就挡在了胡五福的前头。

    庄四宽大的身形,差不多正好把那个一身绿的女人的视线给挡上了。

    这个绿油油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个善茬,脸色阴沉,皮肤有点发黑。而且穿的那绿褂子,显得人更黑了。

    不过这个女看着是四十左右岁的,还挺爱美的,梳的也是这个年代比较流行的齐头。

    要不是脸色不好,其实会觉得这个女人的日子过得不错呢。

    这个女人突然向后退了一步,退进了门里头,就要关门。胡二哥立即上前就把门半关的门,给拉住了。

    而胡五福以为胡二哥要说点什么,或者解释一下的。

    结果事实却出乎了胡五福的预料,就见胡二哥的背挺的直直地,用不低不高的声音开始说,

    “红书书告诉我们,‘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胡五福正在吃惊的时候,就听到那个踩着门槛的绿衣服女人,把腿收了回去,同样站得很直。

    脸色看上去更加严肃了,缓缓地说了一句话,在胡五福看来,就跟对暗号似的。

    “打土豪,分田地。”

    胡五福听了,忽然是浑身一抖,心说她家可是老农民。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胡二哥对于庄四的诚意有点点质疑的时候,庄四就立即发挥了一下他的想像力,

    “噢,我已经给部队打了恋爱报告了,还同领导汇报了下你们家的情况。”

    胡二哥眼睛用力睁了睁,不由地就问庄四,

    “那你是咋汇报的?”

    庄四的想像力确实挺丰富的,他却很不以为然,

    “和领导说你家往上十代吧,差不多都是老农民。”

    对于全家现在和过去,都是老农民的事,胡二哥也不敢肯定。胡二哥有些为难地说,

    “我爷爷这代肯定是了,现在是村里的户口嘛。我爸更是了,娶了个村姑,做了上门女婿。”

    胡二哥口里的村姑,正是五福妈。而庄四还好心地建议胡二哥带着五福妈到城里瞧一瞧,动不动就晕,确实不太对劲。

    而胡二哥更是没当回事,告诉庄四说,

    “我爷爷说我妈这是缺营养了,啊,你懂的吧。”

    这个年代有还谁不缺营养呢?

    要吃肉是吧。

    不过庄四偷眼瞧了下胡五福,她倒是挺白净的。现在胡五福的脸色不错,就跟偷吃了不少肉似的。

    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脸比胡五福的脸圆多了,但脸色却是发黑的,庄四不由地就微皱了下眉。不过庄四没有说话,胡五福更是,他俩都挺好奇的,胡二哥到底要怎么跟对方谈。

    胡二哥同对方对完暗号后,伸拍了拍自己的衣兜说,

    “彭同志,咋样,可行不?”

    不出庄四的预料,那个脸发黑的绿衣服的彭同志,脸色更黑了不说,同时是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而且你知道这是啥地方么,赶紧走。”

    这个彭同志说话还真不客气,胡二哥也没同她生气,而是抽了抽鼻子说,

    “咋能不知道这是哪里呢,粮站啊,好油的味道我站在门外头都闻到了。”

    经胡二哥这么一说,胡五福这才知道,胡二哥把她带到粮站的后门来了。不过胡五福却没明白,彭同志为啥脸那黑呢。

    不过胡二哥是用胳膊卡着门呢,就是不让那个彭同志把门给关上,他话还说完呢。

    倒是庄四看明白了胡二哥拍兜子的意思,庄四微低了低头,同胡五福说,

    “估计给钱不太管用。”

    经庄四这么一提醒,胡五福马上就想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