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海御景山居,六号别墅。

    太阳刚刚西下,余晖洒落在花园阳台上,坐在吊椅上的米悠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泽,她居高临下,眼神冰冷地望着别墅大门外。

    一台炫酷的橘色迈巴赫超跑停在门口,一名身材修长,英俊帅气的青年男子靠在车门上烦躁地抽着烟,烟头已经散了一地。

    这帅哥不是别人,正是超级大网红,狂浪乐队的主唱修。

    跑到米悠家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求原谅。

    距离白行简给修下令已经过去了天,修也在米悠的别墅门前蹲守了天。

    吃住都在车里,除了上厕所,基本没离开过,显得道歉诚意十足。

    今天是他最后的会,倘若过了今晚仍不能将米悠送到白行简的总统套房,修恐怕是很难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修将半截香烟丢在地上,狠狠地碾了一脚,然后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再不死心地拿出捣鼓了一会。

    没啥用,微信和电话都被米悠拉黑了,依然没有解封。

    米悠,你个贱人,就为了一个认识没几天的陈琅,还特么是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你居然不顾我们青梅竹马的发小之情!

    怎么办?

    我特么该怎么办?

    麻痹的你知道不知道,你特么不见我,我真的会被弄死!

    修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但米悠不让他进去,不给他辩解的会,他真的无计可施。

    第一天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会采取点强硬段强闯进去的,可惜当时过于自信,一方面高估了米悠对他的感情,另一方面低估了米悠的愤怒,觉得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精湛的演技感动米悠。

    结果,米悠不仅没有放他进去,反而直接拉黑了他。

    事实上,如果仅仅是为了那晚修帮白行简挖陈琅墙角的事,顾念过往的情分,米悠真不至于绝情到这种地步。

    遗憾的是,陈琅重伤昏迷,米悠对于前因后果一无所知,潜意识里就以为是白行简搞的报复行动,进而迁怒到修头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修蹲守了一天一夜,逐渐回过味来,便想硬闯进去,反正这栋别墅里就米悠和一个小助理,外加四个保姆佣人,找几个帮完全可以直接冲进去把米悠绑了。

    到时候把白行简给他的迷药强行灌进米悠的嘴里,烈妇也得变欲女。

    然后再把照片视频一拍,里攥实了米悠的把柄,由不得米悠不就范。

    修的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奈何已经没有了会。

    第二天一早,就有六男两女八名黑西装保镖进入了别墅。

    修靠直播打赏坑了老铁和电商不少钱,身价不菲,现在也有个几千万的资产,市面是见过一些的,当时一眼就看出这八个保镖那一身行头全是私人订制款,每一套保守估计都得五十万以上。

    再加上这八名保镖气场过于强大,跟他以前接触过的保镖完全不一样,修哪还敢硬闯。

    他便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八名保镖全是刚刚进入明海,号称吕家虎卫的吕雄图嫡系亲卫。

    吕雄图出关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吕家虎卫散了出去,将所有与陈琅关系密切的人保护了起来。

    此时不止是米悠,就连沈迪,李诚儒和郭兴邦身边都各有八名吕家虎卫跟随保护。

    不过,比起沈迪,李诚儒和郭兴邦出行不受限制,米悠就惨了点,直接被禁了足,不允许出别墅一步。

    米悠对此倒是没什么不适,本来就被陈琅的事搞的心烦意乱,茶饭不思,哪有什么心思跑通告,索性待家里休息算了。

    “悠悠,都天夜了,我看修应该是诚心实意跟你道歉的,要不然你还是见他一面吧?”助理蒋依依来到阳台,眺望了一眼萎靡憔悴的修,心里十分不忍。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修了。”米悠淡淡地说,“为了钱,为了攀附权贵,他连最基本的底线都丢了。”

    “可你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感情有那么好。再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能因为他犯了一次错就否定他的整个人生吧?”

    米悠神色古怪地审视了一下蒋依依。

    “依依,修是不是给你打电话让你做说客了?注意立场啊,是我给你发薪水好么。”

    蒋依依撇撇嘴,对米悠虚张声势的威胁不以为然。

    从米悠出道开始,她就担任米悠的助理,两人感情好的跟铁杆闺蜜似的,否则她也不会插米悠的私事。

    “是打了。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