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长堤竟然在给白木亲自盛粥?!

    堂堂的神界七殿下,何时自己动手干过这等事?至少在白添的印象中是从来没有过的。

    白添的手摸到了身上的被子,便低头看了看,嗯?这不是长堤的被子吗?

    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还给自己盖了层被子,但是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搬到的床上?

    反正昨晚苏长堤也没有睡在床上,实际上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坐在地上,一人霸占着一个位置睡着的。

    “怎么?还不快吃?”

    苏长堤见白木还在呆呆地站着,一边挑鱼骨头,一边催促着。

    “你看你刚刚这么大声,添哥哥都被你吵醒了。”

    白木呵斥着苏长堤,但是还是乖乖地坐在了饭桌边上,津津有味地吃起苏长堤给自己装好的白粥配小菜。

    白添晃着自己还晕晕的脑袋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看见眼前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吃起来了,白添倒是皱了皱眉头。

    “怎么你如此偏心?我的那份怎地不给我盛过来?”

    白添自己辛苦了一晚上,竟然没有受到苏长堤的七殿下亲自盛粥的好待遇?

    白添觉得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添哥哥我来帮你!”

    见白添有如此的要求,白木想着帮白添盛粥,说不定白添就不会找自己算这次自己擅自来云镇的账了!

    这正是个绝好的机会!

    白木伸手就要去拿白添的碗给他盛粥,但是白木的手连桌子的一半还都没有伸过去,就被苏长堤一双筷子给敲了手。

    白木吃痛地快速将手缩了回去,双眼瞪着这个又一次坏了自己事的苏大神仙。

    “苏长堤!你又做什么?!是不是就是要跟我对着干?!”

    苏长堤淡定地用筷子将自己刚挑完刺的清蒸鱼肉放在了白木的碗里。

    “他有手,会自己盛粥。”

    苏长堤瞥了一眼白添,白添看见苏长堤的眼神就跟要吃了自己一样,连忙端起自己的碗自个盛粥。

    “那你是说本姑娘就断手断脚,不会自己盛粥不会自己走吗?”

    白木听到这句话,倒是要好好算一算昨晚上苏长堤硬是要扛着自己的账了。

    “不然的话怎么会只知道捶我和赖在别人的院子不走?”

    苏长堤这是记仇上了啊,白木一时语塞,自己昨晚也真的一路锤了苏长堤。

    “算扯平了!”

    见自己暂时处在劣势,实在是说不过这个苏大神仙,只能气鼓鼓地喝着碗里的白粥。

    “这伙食还算不错,要是这白粥配个油条说不定就更好了。”

    白添一边吃还要一边点评一下这一顿早饭,只是白添又感受到了来自苏长堤的冷冷的眼神。

    “哈哈哈,虽然没有油条,但是这厨子是真的不错!等会我就去高价挖来白府当差!”

    白添只想缓和一下这个气氛,但是听到苏长堤的下一句话,白添差点没被白粥给噎死。…

    “万两黄金一月。”

    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到嘴边的粥还偏偏将白添给烫了一下,白添吃惊地看着苏长堤。

    “万……万两?还是黄金?”

    自己不就是请个厨子而已吗?至于要这么大手笔吗?

    “怎么就是万两黄金了?不过就是一个厨子罢了,再说了,又不是请你……”

    白添刚说完,就觉得不对劲,就是隐隐约约地觉得哪不太对?为什么苏长堤一开口出价这么高?

    “就是我。”

    苏长堤缓缓开口,语气极其地波澜不惊。

    白添手里的羹匙就直接掉在了地上,白木也停下了进食,拿着羹匙的手愣在了半空。

    不是吧?这顿早饭是这个苏大神仙做的?白木看了看桌子上的这一顿早饭,想着,该不会上次的那顿早饭也是吧?

    这个信息真的是太大了!对白添来说真的是一个惊天的消息!白添第一次知道苏长堤会做饭!而且还做的如此好!

    “你?真的是你?”

    白添还是不敢相信,微微低下头打量了好一会苏长堤,苏长堤被白添和白木如此盯得有些不自在了。

    “我会做饭很奇怪吗?”

    苏长堤说得很风轻云淡,但是在白木的印象里面,苏长堤就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神仙。

    在白添的认知里面,苏长堤就是个身份尊贵的神界七殿下,只是偶尔很喜欢记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