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吻蔷薇》

    2020 / 04 / 26

    -

    繁忙的考试周,在这炎炎夏日如一声闷雷般降临。

    平日里小鸟一样优哉惯了的学生们,也纷纷开启了这个季度最忙碌的日常,复习的复习,写论文的写论文。

    图书馆内日常人山人海。

    林以桉表演系大三在读,倒不必熬夜背书,或为一篇论文而发愁,却也为期末小品早出晚归了起来。

    正值炎热午后,排练在排练厅内如火如荼进行了一下午。

    五点钟,排练结束。

    林以桉走到墙边,捡起小包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见自己的微信,已然被那位没耐性的公子哥狂轰乱炸。

    【今天下班早,过来接你。】

    【结束了吗?几点结束?】

    【我在楼下,结束了快点下来。】

    【?】

    林以桉走到窗边望了一眼,便见一辆黑色宾利已然停在了楼下。

    “……”

    他总是如此,想约她、来接她,从不提前说一声,只是自己得了空闲便来了,大概是作为公司高层,习惯了身边所有人都随叫随到的状态。

    看时间,他像是等了有半个多小时,林以桉连忙回了一句:“结束了,现在马上下去。”便匆匆背上包,目光落在一瓶矿泉水上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拧开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润了润对了一下午台词的、火烧火燎的嗓子,对大家说了句:“那我先回去了。”

    -

    楼下,沈淮之坐在车内又等了一会儿,才见教学楼三三两两有学生涌出。

    二十出头的少男少女,身上洋溢着蓬勃的年轻气息,如同这七月天的阳光一样干净、明媚、也无价。

    林以桉混在人群里走出来,手里抱了一叠剧本,穿一条黑色沙质连衣裙,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不该露的却也一丝不露。一头长发烫了卷,微微带点弧度地在腰间披散下来,头发别在了耳后,耳垂上一只小珍珠耳环,随脚步活泼地来回摇晃。

    隔着一道挡风玻璃,沈淮之的目光平静地落在她身上——

    她其实长了一张青涩、幼小的面孔。

    深褐色瞳孔像是含了一汪水,清澈无邪,卸了妆时,皮肤白得通透。

    只是眼尾微微上翘,便又有几分妩媚在。

    有时上了妆,又野得不像话。

    总而言之,是个尤物。

    林以桉看到车就停在不远处的阴凉下,只是周围同学太多,与同学道别后,便又拿出手机佯装刷了刷。

    旁边一个同学路过,问了一句:“不走吗?”

    林以桉道:“我等车。”

    同学以为是网约车,便道:“哦,那明天见”

    “明天见”

    她不想让同学们看到自己上了那辆车,平添猜疑。

    她觉得沈淮之的车有点“不太一样”,甚至走在马路上,都能感到前后左右的车辆在对它“敬而远之”。

    同沈淮之说,沈淮之却问:“有吗?”

    事实上,这也是他地库六辆车子里最“正常”的一辆。

    前方,沈淮之则不耐烦地“嘟”“嘟”鸣了两声笛。

    林以桉看了一眼,同学们都走干净了,这才走过去。

    打开车门,见沈淮之正一手搭在方向盘上,没看她。

    坐上车,林以桉问了一句:“等了很久吗?”

    沈淮之说:“还好。”

    林以桉调整了一个舒服坐姿,拉下安全带系上。

    车子缓缓开出去,开了一会儿,沈淮之问:“晚上吃什么?”

    “吃……”

    她实在没什么想吃的,想了很久,这个问题便又被搁浅下来,她则又拿出手机开始刷了起来。

    出了校门,见她不说,沈淮之便往瑞安街方向开去。

    一条很年轻化的商业步行街,里面很多ins风的网红餐厅,味道尚可,环境不错,林以桉很喜欢去。

    开到一半,沈淮之又问了句:“吃什么?”

    两人目前正处于同居状态,偶尔在外面约见,吃什么便成了一道世纪大难题,沈淮之懒得去想,便总是把这个问题丢给她。

    林以桉想了想问:“火锅行吗?”

    沈淮之说:“最近上火。”

    “那牛排?”

    “昨天不是刚吃过。”

    林以桉又想了很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