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子开进了cbd,在盛安集团大厦门口停了下来。

    一栋几十层楼的玻璃建筑,最顶部的左上角,亮着红色的“盛安集团”四个大字,旁边是盛安品牌logo。

    盛安是国内龙头地产开发商,近几年也开始投资文化与it。

    盛安的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在一二线城市市中心,几乎都能看到盛安的身影。

    快八点了,盛安大厦内,每一层楼却都灯火通明。

    他们公司加班很严重,大家深恶痛绝的996,于盛安集团员工而言仿佛是天堂,因为他们日常007。

    沈淮之一忙起来也没日没夜,为此,林以桉曾打抱不平,痛诉996,说资本家割韭菜割得太贪得无厌。

    沈淮之却说:“996不好吗?晚上能睡个好觉,周末还有一天休息。”

    意思他连996都捞不着……

    林以桉侧过身,透过车窗,看向玻璃旋转门里面。

    她陪他来过几次公司,但都止步于门口,没进去过。

    她很想去看看他工作的地方,也想知道,他每天为了什么而繁忙。

    旁边,沈淮之打了个电话道:“下来。”

    对面道:“好的,沈总。”

    “叫司机也下来。”

    “好的。”

    大概是他哪一个秘书,声音像装了声卡一样甜美。

    静静等了一会儿,不来,沈淮之便对林以桉道:“下来,坐后面。”

    两人下了车,挪到后面去坐。

    又等了一会儿,一个穿一身职业套装、妆容精致的年轻女生,便踩着高跟鞋小跑过来,走到了车窗边。

    林以桉有一瞬紧张,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被他公司的人看见?

    为什么不该呢?她又说不上来。

    公司高层也可以自由恋爱,女生也可以跟一个大自己七岁的人交往不是么?

    这没什么,但又总觉得——被看到了不太好。

    林以桉侧过脸,看了一眼旁边那位。

    他脸上倒是没什么波澜。

    秘书扣了扣车窗,沈淮之便把车窗降下一半,秘书递来一份文件,文件已经翻到了需要签字的那一面。

    沈淮之接过来,在文件右下角签下龙飞凤舞的“沈淮之”三个大字。

    秘书收过文件,又递进来另一份:“还有这个。”

    沈淮之又签了个字。

    沈淮之是盛安集团总裁。

    总裁每天做什么,林以桉不甚了解,只知道他每天都有签不完的字、开不完的会,和接不完的电话。

    秘书又递来一份文件:“还有这个,您看一下。”

    沈淮之说:“好。”便缓缓升上了车窗。

    秘书年轻,却也很有职业素养——从头到尾,林以桉也没看出来,秘书到底有没有看见车上的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司机下来坐进了驾驶座。

    沈淮之说:“去别墅。”

    车子无言行驶。

    路上,沈淮之打开文件,一手拿着文件扫视,另一只手,便轻搭在了她大腿上。她肌肤光滑冰凉一片,绸缎一样。他抚摸了一下,又轻拍,仿佛无意间的小动作。

    林以桉像小猫一样安静地任他撸。

    她瞥了沈淮之一眼——他眼睛看着文件,脸上没什么表情。

    到了洛山别墅,沈淮之叫司机先下去,自己理了理文件,扔到了前面副驾驶。

    他温柔地看了她一眼,拍拍大腿道:“上来。”

    他叫司机先下去时,她便料到他会如此,林以桉心脏迅速“咚咚”地胡乱撞击她的胸腔,仿佛要撞出来。

    林以桉跨坐上去。

    沈淮之吻她,她便环住他脖子,与他缠绕在一起。

    动作大胆,手却紧紧握成了小拳。

    良久,沈淮之拿下她的手,打开她紧紧攥起的手指,在她掌心摩挲了一下。她的五根手指,便还是像伸不直一样紧紧向掌心处蜷曲,像一颗含苞待放的花朵。

    那是少女的娇羞。

    她长了一张又纯又野的面孔。

    但她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青涩得不行的十九岁轻熟少女。

    她像一朵小蔷薇,含苞娇羞,茎上带刺。

    不是正统的美人,却又独有一分姿色在。

    但今年十九岁的她还很稚嫩,根根小刺也都是柔软的;他常常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