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以桉知道,当沈淮之想打发一个人,快点结束同一个人的交谈时,他就会说——改天一起吃个饭。

    改天是哪一天?

    大概是猴年马月那一天吧。

    当然了,她也不奢望沈淮之能走进自己的朋友圈子里。

    她更不奢望自己能走进沈淮之的朋友圈子,那简直是占他便宜。

    两人生活的交叉点,也就洛山别墅和酒店,那一亩三分地。

    两人的共同话题,也只有吃什么和怎么做,这两件事了。

    -

    电话在掌心“嗡—”“嗡—”震动着。

    林以桉犹豫很久,终究按下了接听键:“喂?”

    沈淮之问:“在干什么?”

    “在排练。”

    “排完了吗?”

    “嗯。”

    听出她有情绪,沈淮之问了一句:“刚刚怎么了?”

    林以桉说:“没什么事,就……”

    “就什么?”

    林以桉胡乱说道:“就打了一下,没事。”

    沈淮之“嗯”了声,沉默一会儿,又问她:“要不要过来?”

    林以桉明白,那个“过来”,是指去他们公司附近的酒店。

    这两天沈淮之很忙,回来时多半是半夜,早上又早早出门……

    林以桉心脏又“咚咚”乱跳了两下,问:“现在吗?”

    “嗯。”

    “你有多长时间啊?”

    沈淮之看了一眼腕表:“大概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挺奢侈的。

    林以桉没说“好”,也没说“行”,只是紧抿嘴唇“嗯”了一声。

    沈淮之说出酒店名字,是cbd离他们公司有一定距离的五星级酒店。

    林以桉说:“好。”

    -

    出了教学楼,才见季子杨正在门口等她。

    刚刚林以桉说上卫生间,没说要不要他等;他先下楼了,只是一想觉得还是应该等,便在门口等了她。

    季子杨问:“去食堂吗?”

    林以桉感到一丝莫名的羞愧,只说:“我不饿,我先回去了。”

    季子杨又追问一句:“那你回宿舍吗?”

    林以桉道:“没有,我回家,我在附近有房子。”

    季子杨“哦”了一声。

    她在附近星光小区有一间一居室。

    当年,大学城这一带略有些荒芜,房价并不高;她原本只是想租一个住处,沈淮之却建议她买下来。

    他说,盛安集团在这里有一个大项目,再过几年,这一带会高档写字楼林立,还会坐落一个购物中心。

    一大波白领上班族涌入,附近房价自然也会跟着涨。

    现在入手一套房,绝对不会亏。

    她花四十万买下一间一居室。

    当时她还未成年,找了她舅舅来签字。

    而几年后,沈淮之的话应验了。

    如今,在那个离大学城三站地的地方正写字楼林立,还坐落了“盛安购物中心”,一个极富设计感的环形玻璃建筑,那个建筑也已成为江州著名景点之一。

    不仅盛安,其他地产商也纷纷在那里圈地盖楼。

    四五年时间,那里的面貌焕然一新。

    上回,她趴在他怀里查房价,房价竟翻了一倍之多,沈淮之便问了句:“让你买三居室,现在后悔了吗?”

    她说:“不贪心,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刻骨铭心地理解了一句话——他拔一根拔汗毛,比你的腰还粗——只是他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就已经让她讨尽了便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