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正值晚高峰,车子堵在了路上,周围“嘟”“嘟”的鸣笛声此起彼伏,林以桉坐在车上看着手机心急如焚。

    cbd的地价寸土寸金,而沈淮之的时间,仿佛比它还金贵。

    刚刚他说有三个小时,而如今,时间进度条一下就走掉了三分之一。

    她在车上如坐针毡,但又毫无办法。

    她给顾珊珊发微信,说了情况。

    林以桉:【哭唧唧,怎么办?】

    顾33:【让他等着喽。又不是提前约的,是他临时起意,现在就是堵车了能怎么办?他那么有钱,要不你让他派直升机过来接你。】

    顾珊珊一向对沈淮之颇有微词。

    顿了一会儿,她又说:【好像也不是不行。从你们学校操场出发,停他们盛安大厦楼顶上。哈哈。】

    林以桉:【……】

    正在这时,沈淮之发来微信:【还有多久?】

    林以桉:【司机说半小时。】

    沈淮之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又道:【找便利店买个套子过来。】

    林以桉:【哦。】

    沈淮之又发来房间号。

    车子开进cbd时,外面已华灯初上,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林以桉看到一家便利店便道:“在这儿停。”

    下了车,她买了一盒冈。本跑到酒店,电梯上到50层。

    到了房门口,她敲敲房门。

    沈淮之走来开门时,林以桉不太敢看他脸色。

    她知道他等了一个半小时,大概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可这又不是她的错。

    林以桉撇撇嘴。

    他穿一身白浴袍过来开门。

    好像有情绪,但并无责怪她的意思。

    她两手攥着斜挎包带子,微微低头走了进去。

    宽敞的行政套房,灯光昏暗,气氛靡靡。

    沈淮之走到沙发上坐下,拍拍自己大腿道:“过来。”

    林以桉坐上去环住他脖子,小猫似的声音道:“你生气了吗?”

    他轻叹一口气,又说:“看到你就没事了。”

    林以桉感到一瞬安慰。

    在柔软宽大的沙发上,在茶几下白茸茸的地毯上;林以桉紧咬下嘴唇,叫得分外隐忍。

    她心头有一丝难过。

    仿佛头顶悬挂一支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何时会掉下来。

    时间滴滴答答流逝着。

    今天又是没有后。戏的一天呢——她失落地想。

    最后一次,她被按在落地窗前,两只小手抵在窗上。

    她习惯闭眼,只是这一次回神过来,却忽地睁开了眼睛。

    落地窗上明明灭灭地映出沈淮之卸下衣装化为野兽的身影;与楼下金碧辉煌、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与远处货船鸣笛,滚滚奔流的大江,光怪陆离地合在了一起。

    他的身影有些扭曲、变形,他嘴角亦有一抹得意。

    将整个cbd踩在脚下,也把她捻在身下,君临天下的那般得意。

    也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

    结束时,铺好夜床的床单上,依旧整洁得无一丝褶皱。

    他喜欢床以外的任何地方。

    他抱她到沙发上,她又在他大腿上跨坐下来,两条纤细的腿折在沙发两侧,她环住他脖子紧紧抱着他。

    她想抱久一点,再久一点,只是时间进度条却只剩最后1%,变为了红色,发出“嘟”“嘟”“嘟”的提示声。

    抱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口:“几点了?”说着,看了一眼时间。

    19:32

    她问了一句:“你来得及吗?”

    如果记得不错,今晚应该是他们公司一个董事的银婚派对,不是什么随便的、可去可不去的应酬。

    有时有应酬,或要出差,他想起来了会提前随口对她说一句,而她总是记得很清楚。

    沈淮之只说:“没事。”

    横竖也已经迟到了,再迟一些也无妨。

    林以桉贪恋地抱了一会儿。

    明明难舍难分,只是时间却不剩多少。

    又看了一眼手机。

    19:37

    她又问了一句:“37分了,你可以吗?”

    沈淮之只是抚抚她头发,顺到她耳后,看着她不说话。

    沈淮之态度无所谓,林以桉却如坐针毡,终究松开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