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淮之来电话时,林以桉正在读剧本。

    剧本平平无奇,是几年前一本宫斗小说改编的。

    女主白月光人设,男主被命运推上无上之巅,却并不快乐,女主便用自己的傻白甜治愈了男主。

    林以桉则出演并不讨喜的女二,一个骄纵任性的恶毒贵妃,专业给女主下绊子。

    她觉得这部剧播出,自己又要挨骂了。

    正在这时,手机在矮几上响了起来,竟是沈淮之。

    她让手机在掌心震动了许久,震得手掌都发麻,末了电话挂断,震动停止,只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打了进来。

    她最终接听道:“喂?”

    他问:“怎么回去了?”

    林以桉顿了一会儿:“明天在学校有事。”

    “明天不是周日?”

    “我们下周三考试,得加紧排练。”

    沈淮之说:“回来,明天一早我让司机送你。”

    “我不去了。”

    沈淮之说:“我让司机接你。”

    “我不去。”

    沈淮之知道是今天在酒店,他办完事就离开,让司机把她送回去的事儿让她有了情绪。

    他便开玩笑哄道:“不让司机接,那我开兰博基尼去你家楼下转几圈,把你们家邻居全轰醒。”

    林以桉:“……”

    这事儿他不是没干过。

    星光小区很老,隔音不好,那一阵正是夏末,天气不凉不热,家家都开着窗户睡觉。

    当时她和沈淮之还未同居,沈淮之半夜说来接她,她便打扮好准备出门。等了一会儿,便听楼下“轰—”“轰—”的巨大声响,她还在想是谁家破摩托声音这么大,结果沈淮之来了微信:“下楼。”

    林以桉坐上他的车。

    车子又“轰———”的一声,把她轰到了他家地库。

    听了那句话,林以桉忍不住笑了。

    沈淮之见她情绪缓和,便说:“回来吧,回来抱着睡觉,我让司机去接你。”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睡觉”四个字莫名吸引她。

    明明只是分别了几个小时,她却很思念他。

    她想从他宽厚火热的胸膛汲取一点点温柔,弥补她今天在酒店的遗憾。

    她说:“不用司机接了,我自己打车吧。”

    沈淮之道:“打车不安全,我让司机过去。”

    林以桉撇撇嘴:“好吧。”

    等了差不多一小时,司机来了微信说:【我到小区门口了。】

    林以桉回了句:【好,我现在下去。】

    林以桉穿一身睡衣——棉质坎肩加短裤,上面的碎花是小猫咪图案,从门口穿了双人字拖就下去了。

    车上,她脑袋轻轻靠在车窗上,望着道路右侧那一盏又一盏暖黄的路灯——它们向士兵一样守护了一路。

    前面,司机正无言开车。

    她回想自己这一天——

    中午被一道闷雷震醒,下意识给沈淮之打电话,却被他摁断。

    晚上去了他在的酒店,做完,掐分读秒地抱了他一会儿,便被司机送回。

    她替自己不值,中途叫司机送她回星光小区。

    只是沈淮之一通电话哄了她两句,此刻,她便又在连夜赶往沈淮之住处的途中……

    沈淮之总有本事让她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

    她有点累了,便轻轻阖上了眼。

    回到别墅时已是凌晨一点,车子在院内缓缓停了下来。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见林以桉已经睡着。

    片刻过后,林以桉察觉到车子停了,便恍然睁开了双眼。

    午夜时分的院子黑漆漆的。

    到了,她便下了车。

    今天,哦不,是昨天了,中午下了一场大雨,院子里的草坪依旧湿漉漉的,沾湿了她穿人字拖的脚丫。

    被大雨洗刷过后的空气冰凉,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裹紧外套一路小跑进屋子里,夜风裹挟她一头的长发,在风中像一面黑色旗帜在飘扬,在风中沙沙作响。

    林以桉爬楼梯上到三楼。

    卧室内一盏水晶吊灯垂吊下来,灯光在午夜显得格外苍白。

    洁白的大床上,沈淮之一身休闲装扮平躺在床上,被子盖到了一半,正阖着眼浅浅入睡。

    她走到床边看了他一眼,便缩进他旁边的被窝里。

    被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