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日一早,阳光透过落地窗,依旧无遮挡地洒进了卧室

    沈淮之难得休息一日,心情放松。

    林以桉眼眶却有些红肿——她还是没出息地哭了。

    不过还好,没哭太久。

    她希望沈淮之不要看出来。

    沈淮之坐到床边,抚了抚她的头发,若无其事地问她:“今天做什么?”

    他的棉质衣物上带着雪松一般若有似无的男香。

    她说:“不知道。”

    他一直抚着她头发,温柔道:“想想。”

    意思他今天有一天陪她,她可以自己支配。

    沈淮之捋她头发的动作像撸一只猫,而林以桉,也像一只被撸疼了也只会小声“喵喵”叫的猫一样乖巧。

    她又说:“我也不知道。”

    沈淮之掀开她被子,拉起她的手:“走,先洗漱。”

    洗手间内并排排列两个干净的陶瓷台盆,他们一人占据一个,并排站立,用情侣电动牙刷刷牙。

    沈淮之的是蓝色,林以桉的是粉色,林以桉去年双十一在网上购买。

    林以桉很爱搞这些。

    除此之外,两人还有情侣拖鞋、情侣睡衣、情侣t恤。

    沈淮之大部分时候都配合她这些小动作。

    沈淮之穿了白t恤,黑色运动裤。

    林以桉也穿了白t恤,t恤下摆将将遮到了大腿根处。

    刷完牙,沈淮之对着镜子刮胡子,林以桉则洗了脸,开始自己的护肤工序。

    正在她涂完面霜,拿美容仪在脸上推时,一抬头,见沈淮之已经结束,正用镜子看着她。

    林以桉的手顿在了原点。

    果然,沈淮之一步向前,把她两只手从脸上拿下来,抵在了盥洗台上。

    林以桉被迫双手背后,手上的美容仪也抵在了黑色大理石台面,一脸惊慌失措却又略带娇羞地看他。

    沈淮之抱住她,轻轻向上抬。

    林以桉只觉得自己一跃,便坐到了台面狭小的空间,两条小鸟一般细长的腿,也从盥洗台上耷拉下来。

    大腿根碰上冰凉的台面,她不禁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环住沈淮之的脖子。

    沈淮之吻下来,约摸三秒,停下。

    沈淮之两手撑在盥洗台上,盯着她看了良久。

    她眼皮红肿,像哭过了。

    她皮肤白得通透,轻轻一哭,便泛起一大片的红。

    他便问:“哭了,怎么了?”

    林以桉只说:“没事。”

    她知道沈淮之没时间、也没兴趣来解决她的负面情绪,他能做的,顶多只是哄哄她。

    就像一个领导问你“吃了吗?”,无论你吃没吃,你都应该说吃了。

    因为你说没吃,你就会让对方难办。

    因为他并不真正在意你吃没吃。

    沈淮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笑道:“开心点。”

    林以桉点点头。

    沈淮之说了句:“快点弄,我饿了。”便走出了洗手间。

    林以桉便撇了撇嘴,从盥洗台下来,继续用美容仪推脸。

    早餐时,两人并肩坐在餐桌前。

    餐桌是十人圆桌,林以桉很喜欢这个设计,两人可以并肩坐下来,难以言说的亲近感,很像家人。

    林以桉昨天半夜吃了牛排,还不太饿,吃了口煎蛋,喝了口牛奶,便有些吃不下,放下了牛奶杯。

    旁边,沈淮之把黄油涂抹到面包上,咬下一口又问:“想想一会儿做点什么。”

    有了在洗手间的小插曲,林以桉心情有所缓和,说:“要不看电影吧。”

    她其实很好哄的。

    沈淮之一句不走心的“开心点”,就真的可以让她开心一点点。

    沈淮之说:“可以啊。”

    两人来到家庭影室。

    林以桉挑的片子叫《大江之上》。

    一部灰色色调的国产文艺片,讲述了青年船夫和岸上一家小饭馆女儿的爱情故事。

    男女主演都是一二线演员,平日里光鲜亮丽,在影片中,却把脸涂得黑漆漆的。

    整部影片,有一个场景总是反复出现,便是男主出船,女主在芦苇飘荡的岸边日复一日地等他归来,背景音乐恢弘哀凉。

    片子出自一个名叫周世杰的青年导演之手,导演不过二十八岁,却凭借这部电影斩获了国内外三个大奖,是电影界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