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淮之在市中心有一个大平层,站在窗前,可以将大江江景尽收眼底,偌大一个金碧辉煌、车水马龙的cbd,也犹如他家后花园。

    李嘉诚说,决定房产价值的三因素,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普通人的地段,是公交,是地铁,是学区。

    而他们的地段,却是一些无可复制的自然资源。

    比如山、比如海、比如江。

    那天,两人在那里做完,沈淮之带她到附近西餐厅吃饭。

    吃完后,他说:“陪我逛逛。”

    他说他们董事银婚派对,得准备个礼物。

    这些事他一般都交给别人做,他亲自挑,说明还有一定分量。

    沈淮之搂着她肩膀,两人沿街一家店一家店闲逛,最后进了一家婚戒店。

    他送人礼物一向没什么新意,太太辈的一律送珠宝就对了。

    他其实也不太需要去揣摩人心思,投其所好地讨好。

    盛安体系庞大,但说白了还是一个家族企业,他外公牢牢掌握着集团60%的以上股份。

    他现在又是他外公唯一的希望,他还需要去恭维谁呢?

    而进去了才知道,那家店的婚戒需要带身份证购买,男士一生只能购买一对,寓意一生一世一双人。

    店员问了句:“请问您带身份证了吗?”

    沈淮之说了句:“带了。”

    店员又说:“其实我们品牌的钻戒送别人不太合适的,或者您也可以为您身边的这位小姐购买一对。”

    林以桉连连摆手道:“不用了。”又搡搡他,“我们出去吧。”

    她只觉得如芒在背,想尽快离开。

    一年前刚同沈淮之步入热恋的她,也曾年少无知、赤诚天真,做过想要嫁给他的美梦。

    只是越了解他,她便越是不敢奢望。

    她年长了一岁,眼里能看到一年前的自己看不到的东西了;她便越发觉得,两人其实一点也不般配。

    沈家是三代之家,家庭关系错综复杂。

    哪怕沈淮之真愿意娶她,但想娶了她,恐怕还要过五关斩六将。

    而且这一年来,两人极其偶尔触碰婚姻的话题,沈淮之都委婉地表达,他并不想结婚,无论是同谁。

    他家庭情况特殊,父母缺席了他的童年,他从未见过幸福家庭的典范,本人也对婚姻没什么信念和向往。

    她逐渐觉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退出,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这念头她动了很久,却又恋恋不舍。

    她往外走,沈淮之却忽然拉住了她:“挑一个?”

    店员都这样说了,他又怎会吝啬。

    她一般不会收他昂贵的赠予,那一次,却鬼使神差站住了。

    她抬头看他,不明白他是何用意。

    如果可以,谁又不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哪怕是穿上那样一双荆棘高跟鞋,她的脚要痛上一辈子。

    珠宝店熠熠生辉的灯光下,他眼里却含了一汪柔情,也不知是否是错觉,他说:“过来,挑一个。”

    店员温柔又热情,把林以桉带到了柜台前。

    她鬼使神差试戴了几枚,最后又在店员建议下选定了一对。

    沈淮之从皮夹掏出身份证和银行卡时,动作里没有半分犹豫。

    店员走去结算,沈淮之则把戒指戴到了她手上,问了句:“好看吗?”

    她只觉得那枚钻戒沉甸甸的,说了句:“好看。”

    事后,她一直不知该以何种心态接受那枚钻戒。

    只是一个小礼物?

    还是一个什么承诺。

    其实她根本不该收下的。

    她不知在这一年时间里,沈淮之可曾有一瞬动过想娶她的念头?

    她只是细细回忆起那一日在婚戒店里的细节……她觉得他送她戒指的行为,不过只是一场儿戏。

    男士一生只能购买一对又如何?

    只要他有钱,就有无数珠宝店愿意为他打开店门。

    何况他真要结婚,又怎会随随便便在路边买一对钻戒。

    一个小小的插曲,却逼迫她提前正视了一个问题。

    婚姻。

    两人终究是不会走到一起的,不是么?

    她怎敢凭借一句廉价的“我爱你”,就妄图想要嫁给他?

    一年前不懂事的她或许可以,但一年后,她“懂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