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赵总带了一个年轻下属,妥妥一个愣头青。

    人很实在,为表敬意,闷头干了一杯又一杯。

    沈淮之说:“少喝点,伤身体,这次饭局大家健康点。”

    而下属说:“我干了,您随意。”便继续一杯杯地喝。

    记得之前,顾珊珊交了一个在房地产公司上班的男朋友。

    工作了的人,酒局应酬自然少不了,只是房地产行业常年要与官府打交道,喝酒喝得便比其他行业还要更凶一些。

    顾珊珊说,他们那个部门只招年轻男生,基本干个三五年,身体就全喝坏了,倒下了,第二天再招一批年轻的。

    就像割韭菜。

    一茬又一茶,春风吹又生。

    林以桉摸了一把微烫的脸,说了句:“我去一下洗手间。”

    从圆桌上走出去时,一行人纷纷移位让路。

    回来时,便听饭桌上竟提到了林凤娇?

    她听何娅琳说:“当时听说影后女儿来参加我们学校艺考,我们都吓了一跳!学校论坛也炸了。知道林凤娇有一个女儿,不过一直以为女儿在美国呢,没想到是在江州,还考来了我们学校!”

    提林凤娇做什么呢?

    大概是往沈淮之脸上贴金。

    果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沈总有福气。”

    林以桉只是撇撇嘴。

    她不喜欢这样的名利场,这些恭维话语,光听听就能耗干她的元气,让人心累。

    林以桉的百度百科上写着:

    母亲:林凤娇

    父:不详

    林凤娇怀她时,确实已是全国知晓的大明星,但林以桉生父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学老师罢了。

    她妈妈是一个情种,走红之后,许多富商巨贾向她抛来橄榄枝,她却选择了与自己的中学老师在一起。

    只不过后来,她父亲车祸去世。

    林凤娇痛失所爱,二婚便嫁了一个美国华裔大富商。

    在当年,亦舒有句话貌似很流行。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那我要很多很多的钱。”

    有些人以为林凤娇二婚后,她父不详的女儿也跟去了美国过上了富贵生活,但其实,林以桉也只是在小县城外婆家度过了一个不大富裕的童年。

    她十五岁那年林凤娇自杀去世,给她留了一笔遗产。

    但她要用那笔钱谋划自己未来七八年的生活,她要读高中、读大学,所以也一直过得十分节俭。

    后来上了学,同学们也知道了这一点——她没什么钱。

    不过影后女儿,这一点大概就已经给足了沈淮之面子。

    风华绝代,后又在美国自杀去世,香消玉殒,极富传奇色彩的影后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女儿,如今跟了他。

    又或者说,在别人眼里是被他金屋藏娇养在了家里。

    所谓“沈总有福”,有的也是艳福。

    她看了沈淮之一眼。

    他不动声色,但似乎也心情不错。

    但外人灼灼的目光,却叫她感到浑身不自在。

    吃完,一行人到隔壁棋牌间打牌。

    麻将桌上坐下三个人,空了一个位置是给沈淮之的。

    赵总笑着问了一句:“是喝酒啊,还是玩儿钱?”

    沈淮之坐下来道:“喝酒吧。”他一边摇骰子,一边开玩笑道,“玩儿钱,别再聚众赌博被人抓了。”

    赵总道:“不能,这儿安全。”

    但还是叫下属倒酒。

    沈淮之摇出了两个六:“我庄。”

    赵总下属搬了一把椅子在沈淮之侧后方,请林以桉坐,林以桉便坐了下来。

    赵总又道:“叫点点心。”

    过了一会儿,一个餐车推进来,林以桉吃了一口小蛋糕,便看着沈淮之打。

    沈淮之这一把想闷一个清一色。

    只是下家何娅琳一连又吃又碰,很快便胡了,推开了牌。

    赵总看了一眼,对何娅琳道:“你这叫屁胡。”

    何娅琳:“……”

    打了几把,何娅琳都是这路子。

    林以桉知道,沈淮之玩得有点没意思了,他喜欢憋大的,最好一把翻几番。

    赵总道:“高新区那个项目……”

    正说话间,何娅琳打了个一万出去道:“一万。”

    沈淮之推开牌:“胡了。”是青一条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