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淮之这才把车钥匙拿出来,放到了她掌心。

    一小时后,车子稳稳开到了洛山别墅。

    上了楼,林以桉洗了个澡躺下。

    只是吃了个饭,打了两圈麻将,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费神,现在只觉得耳边全是“哗啦啦”的推牌声。

    她吃了一粒褪黑素,戴上眼罩准备睡。

    她之前倒是想走入沈淮之的生活,但今天,窥见了他生活的一隅,她便只想逃离。

    又想起在会所,沈淮之看她时眼里的那一抹玩味。

    他第一次流露那样的神态。

    或许因为他今天喝了点酒,又或许他一直这样看她,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

    总而言之,她对那眼神感到厌烦。

    她又在想,在沈淮之眼里,她到底算什么呢?

    -

    沈淮之半夜回来,见她蒙着眼罩,便自己去了浴室洗漱。

    洗完,带着一身男士沐浴露清爽的味道在她身侧躺下。

    她以为沈淮之要睡了,只是过了一会儿,眼罩却被他抬起一道缝。

    他知道她没睡。

    见林以桉睁眼,他便把眼罩摘下来道:“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就不舒服。”

    他又默默把眼罩给她戴好,被子也掖好:“行吧,那早点儿睡。小祖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