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期末考那一天,沈淮之正巧到盛安购物中心有事,早上便顺路载林以桉到学校。

    车子停在了校门口,沈淮之问她:“你们几点结束?”

    “十一点多。”

    沈淮之道:“好,那我等你,结束了中午一起吃饭。”

    林以桉没多说什么,只是说:“好。”

    考试期间,大家一组一组进教室在老师面前进行表演,由老师们评价和打分,其他同学在走廊等候。

    轮到林以桉这一组,她便和几个同学走进去。

    教室内坐了几位老师,手上握着中性笔,桌面放着评分表,其中一位老师道:“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了。”

    季子杨问她:“可以了吗?”

    林以桉清了一下嗓,点点头比了个“ok”,便迅速进入“顾曼桢”角色。

    剧情流畅地展开,很快便到了这样一个桥段……

    -

    “沈世均”送了“顾曼桢”一枚红宝石戒指。

    宝石有一点小,尺寸有一些大。

    沈世均笑道:“这红宝石太小了。”

    但顾曼桢无疑是幸福的,并不嫌小,也不嫌那不是钻石,说:“我不喜欢钻石,听说钻石是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我觉得连它那个光都硬,像钢针似的,简直扎眼睛。”

    “沈世均”拿出一缕红绒线,绕在戒指上几圈,又给她戴上试试,尺寸便正好,“沈世均”抬头望她一笑。

    -

    教室内空调开得冰凉,一道刺眼的光线却穿透了林荫,穿透了窗户直直地射进来,晃得人睁不开眼。

    林以桉演出了一脸幸福,抬头看他。

    她竟有一瞬恍惚——

    觉得季子杨眼尾的那一抹爱意,很真实,着实心惊肉跳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有些出戏。

    他演技真好,难怪赵导赏识。

    林以桉如此想着。

    她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上月,沈淮之送她的那一枚。

    与剧中相反,那枚戒指钻石很大,尺寸也刚好,只是沈淮之把它戴到她手上时,眼里并没有那一抹爱意。

    如果季子杨的眼神,代表了一个男生想要娶你的心悸,那么沈淮之那天的一脸淡漠和平静又算什么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一时间,她竟有些分辨不清。

    他明明没想过娶她不是么?

    他总是说,他对婚姻没什么期待和信念,至今没考虑过结婚的事,那为什么还要送她那枚钻戒?

    还是一生只能购买一对的婚戒。

    是因为店员的建议让他不好拒绝,所以顺势送她一份小礼物?

    就像在街上遇见卖鲜花的老人,他都会买一束送给她。

    总而言之,如此轻飘飘送出一枚婚戒,比不送更让她难受。

    他难道不知道收到这样一个礼物,她一定会自作多情、想入非非吗?

    表演结束,老师问了一句:“是从《半生缘》改编的是吧?”

    季子杨点头说:“是的。”

    老师问:“剧本是谁写的?”

    季子杨回:“是这样的,一开始我写了剧本,不过后来排练大家也一起做了很多修改,提了很多意见。”

    老师道:“不错,倒是把小说里重要情节、转折点都写进去了。”

    季子杨听了开心,却只是谦逊地点点头。

    点评时,林以桉却一直晃神。

    又换了一位老师提问,那位身材微胖、性格开朗的女老师道:“我就有一个问题哦。”便点名道,“林以桉。”

    林以桉回过神来。

    老师问:“就是刚刚沈世均送你戒指那一段。以桉啊,人家送你戒指,给你承诺,我看你怎么一点也不开心,一点也不幸福,甚至眼尾还有一抹淡淡的忧伤呢?”

    老师同学们都笑了。

    林以桉却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老师说:“没关系,整体而言完成度还是相当高的。”

    同学们道:“谢谢老师。”

    最后那一场期末小品,季子杨得分98,林以桉得分94。

    -

    考完,走出教学楼,林以桉失魂落魄走在林荫下,走了一会儿,才听身后“嘟”“嘟”响起两声鸣笛声。

    回头一看,见沈淮之的车就停在哪儿。

    她从他车前路过,竟毫无察觉。

    上了车,拉下安全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