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只是他又如何呢?

    林以桉比任何人都明白。

    说白了,就是拿她当一个宠物,要求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要求她不带有任何负面情绪。哪怕她在家等了他一天,他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晚上他回到了家,她也应该像小狗欢迎主人一样摇头摆尾、开开心心地迎接他。

    他是宠她,只是哪个主人不宠自己的宠物呢?

    何况她漂亮又听话。

    但他只会在他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宠你一下。

    他没时间、没心情了,便把你扔在一边。

    “如果你一直有牺牲感,或是委屈感,那我们是很难走长远的。”

    想到这句话,林以桉嘴角请撇,不禁发出“呵”的一声轻笑。

    跟他在一起有时挺甜的,真的很甜,但都是玻璃渣里拌着糖,这一年来她为了那点甜,已经吃了满嘴血。

    人啊,痛过了就会放手,会长记性。

    只是在沈淮之这件事上,她却是一番不见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顾珊珊又问:“而且,就算他很忙,就算他这个人生性凉薄,但就是……他把你放在的那个位置,让我作为你的朋友接受不了。他送你钻戒,是真的准备娶你吗?”

    林以桉终究正视了这个问题,摇摇头道:“我觉得不是。”

    她才二十周岁未满,倒不想考虑结婚的事情;只是一段感情,都会希望它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不是么?

    不结婚,那便是要走散了。

    所以纠缠到最后,这大概只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想想便让人觉得难过。

    那倒不如趁早了断,不要再彼此纠缠。

    且顾珊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他把她放在的那个位置,让她有点接受不了。

    她一直觉得沈淮之对她是爱的,但现在想想,或许从头到尾,他真的只是拿她当一个漂亮的玩物罢了。

    很多问题,自己思考时只觉得思路处处打结,怎么也想不通,同顾珊珊一聊,很多困惑便都迎刃而解。

    林以桉眼眸低垂,深褐色瞳孔里泛着一层淡淡的水光。

    她的目光温柔地落在桌面上缺了一道小口的芒果班戟上,开口道:“所以我决定了,等我想开了就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