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那天晚上,她还是在床上等他。

    十一点钟沈淮之来了微信:【有应酬,晚点回去,你先睡。】

    林以桉没回。

    十二点钟楼下传来一阵响动,明晃晃的车灯照亮了院子的一角,过了一会儿,便听他上楼梯的脚步声。

    他进来时,卧室里只亮着一圈昏黄的灯带。

    林以桉穿了一条白色睡裙,上面的碎花是小雏菊纹样;她本就长得青涩,此刻又素颜,穿了一条白色棉质睡裙,看上去幼弱得像一个未成年少女。

    他走到床边,见她还没睡,便抚了抚她的头发。

    林以桉一手枕在侧脸下,侧卧着,借着光线看着他。

    沈淮之问:“洗澡了吗?”

    林以桉眨巴眨巴眼。

    沈淮之脱下西装外套,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走进了浴室。

    那天晚上,小雏菊睡衣被撩起,棉质裙摆柔软而凌乱地散落在了肚子上,长长的黑发更是洒了一床。

    她环住他紧实的后背,双腿扣在他腰上。

    像一场她精心设下的圈套。

    结束后,沈淮之问了一句:“明天进组吗?”

    “嗯。”

    “几点?”

    林以桉道:“十点半。”

    他说:“我开车送你。”

    林以桉说:“不用了,有大巴来接,还有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

    沈淮之又问:“在哪儿坐大巴?”

    “星月广场前面。”

    他说:“我送你。”

    有时,他的一些美意,却让你感到无法拒绝。

    就像你不能拒绝领导“敬”你的一杯酒一样。

    林以桉轻“嗯”了一声。

    -

    第二日一早,两人到一楼餐厅吃早餐,陈姐做的金枪鱼沙拉一如既往的美味,不过以后大概吃不到了。

    地库里左三辆、右三辆,整齐排列着六辆车,今天是休息日,他便选择了那辆银灰色兰博基尼。

    他今年二十七岁,却早早地坐上了这个位置,身边与他共事的,少说也比他大上七八岁,大部分人都是他的叔叔辈,他便尽量收起年轻人的锋芒,低调行事。

    不过有时他也还是一个大男孩状态,会喜欢超跑,也会买一些嚣张的车牌号,比如这个“江s111111”。

    车上,沈淮之问了一句:“水杯、热水袋,这些都带了没有?”

    林以桉道:“带了。”

    沈淮之又问:“药品什么的呢?”

    林以桉不答。

    沈淮之又问:“带了没有?布洛芬、退烧药,感冒药这些。”

    林以桉说:“没拿。”

    “怎么没拿?”

    “忘了。”

    沈淮之无言驾驶,过了一会儿,便把车停在了路边一个药店前,说:“等我一下。”便下了车。十分钟后,他拿了一小包药物上车,把袋子扔到她大腿上,继续开车。

    林以桉看着自己腿上那一小包药品——

    这一次,她倒没有感动。

    当你看透了一个人的凉薄心性,你就会发现,他对你这点小恩小惠,这一点好,好像也都不过如此。

    -

    一小时后,车子在星月广场前停下。

    解下安全带时,林以桉见广场内站着一群小女生,大概是她们剧组的。

    林以桉下了车。

    沈淮之也下了车,帮她把行李箱提下来。

    两人面对面站在车旁,沈淮之伸开双臂道:“抱一下。”

    林以桉僵了一下,上前半步,松松垮垮抱住了他。

    沈淮之便一手揽在她腰间,一手抵在她后脑,宽厚的手掌用力一按,她便像是整个人跌进了他怀里。

    他揉揉她头发道:“好好拍戏。”

    要分别一段时间了,他竟有一丝不舍。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林以桉忽然便红了眼眶。

    凌晨下了一场毛毛小雨,空气中有些阴凉,他的怀抱给了她让她贪恋的温度,她却明白,她不该久留。

    她说了一句:“哥哥我爱你。”尾音有些哽咽和颤抖。

    很爱很爱,像爱生命,哥哥你明白吗?

    沈淮之却只是摸摸她头发,“嗯”了一声。

    她问:“你会想我吗?”

    他说:“当然。”

    林以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