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日一早,夏日的阳光洒进了温度微凉的空调房内。

    沈淮之在大床上醒来,习惯性摸了摸床边,却没有摸到那颗松软的小脑袋。

    他从床上爬起,见身边空空如也。

    对,她去拍戏了。

    沈淮之打开手机,微信里也一片干净。

    他打开了与林以桉的对话框,对话还停留在前天。

    林以桉:【我到了。】

    沈淮之:【嗯。】

    这一年来,林以桉日子很清闲,每天去学校上上课,看看书,晚上便回洛山别墅。平日在学校里,常常一天发无数信息过来,吃了什么、遇见什么好玩的事,都一一发给他看。他每条都看,看到有意思的就回两句,没什么意义的,就只是看看不回。

    林以桉进组拍戏,却24小时一声不吭……

    这有点反常。

    又想起那天,林以桉抱着他说——哥哥我爱你。

    话语间却带着一丝告别的意味……

    这是……有情绪了?

    沈淮之把手机放回床头柜,并不想理会。

    洗漱完,步入衣帽间——她衣服挺多,衣柜里曾满满当当挂着t恤、裙子、牛仔裤,此刻却空空如也。

    只有一件居家白t恤,皱皱巴巴扔在了衣柜角落。

    那是他们的情侣t。

    在一起一年,两人也拥有很多情侣小物件,情侣牙刷、情侣t、情侣拖鞋——都是林以桉在网上买的。

    沈淮之看到了它,却只是抬了一下眼皮,面无表情地路过。

    但目光忽然扫过了一处,便又折了回来。

    他见抽屉里竟放着一个蓝丝绒戒指盒,打开了戒指盒,见林以桉那枚钻戒,就安安静静立在了里面。

    东西全带走了,就留了两个人的情侣t和他送她的戒指?

    沈淮之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给林以桉打了个电话。

    电话在“嘟”声响了一下后被摁掉。

    过了一会儿,林以桉来了条微信:【马上开拍了。】

    她似乎第一次挂他电话。

    这么多年,好像没几个人会挂他电话,他有话急于问她,却被她挂了电话,沟通无门,他感到一丝烦躁。

    他便发了微信问:【在剧组还适应吗?】

    林以桉:【嗯。】

    沈淮之:【吃的怎么样?】

    林以桉没回。

    是开拍了?

    沈淮之有一瞬心烦,把手机扔到了衣帽间座椅上。

    早上八点三十,沈淮之准时到达公司,搭乘总裁专用电梯直升集团大厦顶层,而一出电梯,李秘便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拿了一份文件前来道:“沈总,这边签个字。”

    沈淮之签下大名,便向总裁办走去。

    李秘跟过来道:“董事长询问宣传片今天之内能不能做好。”

    沈淮之道:“能。”顿了顿,“召集宣传部开会。”

    李秘:“好的。”

    十分钟后,李秘敲了敲门走进来道:“沈总,开会了。”

    沈淮之正坐在办公桌前,手上握着一支钢笔把玩,听到后“嗯”了一声,顿了顿,起身向会议室走去。

    设备已经准备好播放宣传片,等沈淮之入座,宣传部人员说了句:“那现在开始了。”便点下了播放键。

    随着小区华美的景观与恢弘大气的背景音乐,一个堪比赵忠祥的庄重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响彻在会议室内:

    【帝景苑,位于大学城内,掌握十二年一站式教育资源,毗邻5a级写字楼群……】

    【帝景苑,给您如沐春光的景观享受……】

    帝景苑是盛安新开发的一个住宅地产项目。

    这几年来,连马路边上蹬三轮的老大爷都知道,房地产行业的大势将去。

    地产开发商利用高杠杆、高周转在全国拿地、盖楼、敛财,疯狂扩张的饕餮盛宴即将结束。

    盛安早在几年前便已嗅到了气味,开始逐渐退出住宅地产开发领域,而向商业地产、文化及金融领域转型。

    帝景苑,是盛安这两年不多的住宅地产开发项目之一。

    沈淮之看完了五分钟的宣传片,未予置评,只说:“拿给老爷子看。”又问了一句,“预售许可拿到没有?”

    李助理:“暂时……”

    沈淮之道:“工地上周就已经封顶了,为什么还没有拿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