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以桉下午下了戏,拖着一身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简单洗漱躺上床,一打开朋友圈便看到那条内容:

    沈淮之:【秘书捡回来一只猫,取名叫一一。】

    下面是一张小橘猫照片。

    林以桉只是“呵”地笑了一下。

    她小名叫依依,她怎会不知沈淮之给猫取名叫“一一”,是在调侃她。

    她又想起之前,她一直求沈淮之想在别墅养一只猫,说别墅太空旷,养一个小宠物会更有家的感觉。

    他只说:“家里不是有宠物了吗?”

    她明白,他是在说她,他有时会叫她小野猫。

    所以啊,在他眼里她终究不过是一个宠物罢了。

    如果哪一天,他连那一点宠爱都不再施舍,那么她就沦为玩物。

    这样的关系她已经受够了。

    况且,她昨天已经说了分手,他今天还可以如此调侃她姓名,就是觉得自己根本离不开他不是吗?

    还觉得她是他可以随意调侃的附庸?

    林以桉犹豫了一会儿,把沈淮之的微信拉入了黑名单。

    她觉得——分手就要有一点分手的样子!

    -

    那一下午,沈淮之收到无数点赞、评论。

    【哇哇哇哇哇,好可爱!】

    【妈妈呀,这简直萌出血了好嘛!】

    【沈总好有爱心】

    只是唯独不见林以桉。

    大概在拍戏吧——沈淮之如是想着。

    只是到了下午林以桉也一声不吭时,他便有一丝慌。

    他拿出手机,给林以桉发了条微信:【收养了一只流浪猫,你拍完戏回来就能看见,叫它一一怎么样?】

    页面却弹出一条灰色条框:

    【林以桉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沈淮之轻叹一口气——

    来真的吗?

    他犹豫了一会儿,拨通了林以桉电话,还好她没把他手机号也拉黑,只是“嘟”声响了两下后,电话挂断。

    他又拨了一次,这一次接通了,对方却不语。

    沈淮之知道她在听,便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林以桉问:“什么?”

    沈淮之道:“微信。”

    林以桉说:“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你也同意了。”

    沈淮之沉默两秒,挂断电话,把手机甩回了办公桌上。

    只是一个失手,手机却“呲溜—”一下滑出去摔到了地板上。

    地板上的小猫明显吓了一下。

    沈淮之只觉得胸口憋了一口气,在办公桌前静坐许久,下去捡手机,却见手机屏幕已经碎成了冰裂纹。

    没事,换一个手机便是。

    又看了一眼缩在一盆绿植后面的小猫。

    一一。

    被林以桉如此拒绝后,便觉得那一点小小的调侃无趣又可笑。

    给它换个名字,叫什么好?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叫小八吧,“八”即“发”,发财的发,当一只小招财猫。

    加班到晚上十点,沈淮之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甩、还被拉黑的一腔恼怒,也转为了一抹苦涩。

    他抱起小八,拎起秘书买来的一堆宠物用品,开车回到了洛山别墅。

    他觉得自己的身影像一个狼狈的单亲爸爸。

    -

    这几日,沈淮之便在上下班中日复一日。

    有时一忙起来,会觉得与平日无异。

    而繁忙之余打开手机,点开微信好友列表,从“星标朋友”中看到林以桉的头像,又会忽然一下意识到:

    对,她把你拉黑了。

    沈淮之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笑。

    多久来着?

    他的时间永远以工作为坐标,记得她说分手那天,他刚看了帝景苑宣传片,那大概已经有十天半个月了。

    闲暇之余,他发现自己有一点想她。

    想看一眼她的照片,打开了手机,却发现手机相册里全是工作相关的内容,连一张她的照片也没有……

    又想起之前,林以桉偶尔会给他发自拍照。

    只是点开了微信,却发现自己刚换了手机,聊天记录全没了。

    哦对,她还是明星来着,网上或许会有她消息。

    于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