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面,周世杰手机在裤兜里“嗡嗡”震动了两下。

    是制片人来了微信:【后天的戏是怎么安排的?后天是林以桉生日,能不能给她放一天假?】

    放下手机后,周世杰看林以桉的眼神便多了一分复杂。

    是制片人看上林以桉了?

    还是她另有什么背景……

    他身在演艺圈,明星和金主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他早已见怪不怪。

    他知道王小冬和方雅涵的事儿,这件事王总找他拍《紫禁城之泪》时,就已经摆到明面上讲过了。

    方雅涵进组后,更是恨不能把这件事写在脸上。

    只不过林以桉……

    他还真有点意外。

    周世杰问了一句:【怎么个放假法?】

    制片人道:【给她休一天就行,应该有人来找她。你别说是我说的,林以桉还不知道有人要来。】

    周世杰回了一句:【明白。】

    要给一个惊喜的意思,是这个意思吧?

    周世杰放下手机淡定地吃完一盒盒饭,才对对面林以桉开口:“那个,你后天不用过来了。”

    林以桉愣了一下:“啊?”

    “我是被辞退了吗?”

    周世杰道:“后天你生日,剧组为了体现人性化决定给你放一天假,不过剧组忙,不能陪你吹蜡烛。”

    林以桉连忙拒绝:“不用,真的不用了,而且给我放一天假,我在这儿又没朋友,也什么都干不了啊。”

    周世杰道:“剧组已经决定了,后天的戏也已经排好了。”

    林以桉:“……”

    -

    生日前一天晚上,林以桉有点失眠。

    她忽然记得一年前,她十九岁生日蜡烛是沈淮之陪她吹下的。

    原来也才一年,为什么她会像过了一生一样漫长?

    她像闯入了一场浮华的美梦,如今,又逐渐从梦中醒来。

    林以桉一个人躺在荒郊野外的酒店大床上,辗转难眠。

    半夜叫酒店送了一瓶香槟,自斟自酌喝下大半瓶,又服下一粒褪黑素,戴上蒸汽眼罩,这才缓缓入睡。

    第二日一早醒来,意识到今天是她生日。

    打开手机,见顾珊珊一早发来了微信:【宝宝生日快乐!】

    顾珊珊:【祝我宝二十岁这一年,事业蒸蒸日上,一展宏图,早日当上小富婆!狼狗、奶狗任君挑选!】

    林以桉有一瞬感动,回了句:【谢谢】

    从中学一路到现在,大浪淘沙,她的朋友圈子换了一波又一波,能最终留下来的,都是真正爱你的人。

    早上下楼吃了个自助,回房间刷手机,又陆陆续续收到朋友、粉丝们的生日祝福,心里很是感动。

    只是感动过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便又感一丝空洞。

    林以桉无奈——

    剧组为了体现人性化,让她在生日这天在这个鸟不拉屎,连商场都没有的地方,自己在酒店呆一天么。

    倒不如放她去拍戏……

    她拿起手机,给经纪人发了条微信:【什么时候过来呀?】

    周楚红:【今天有点忙,得晚一点。】

    周楚红:【大概下午四五点钟到。】

    周楚红:【生日快乐】

    林以桉回了一句:【谢谢】便把手机放到了肚皮上。

    正是在这时,手机在肚子上“嗡嗡”震动了两下。

    拿起一看,竟是沈淮之。

    沈淮之:【在干嘛?】

    林以桉犹豫片刻,回了一句:【躺着。】

    沈淮之:【我今天没什么事,要不过去陪你过个生日?】

    林以桉犹豫片刻,回了一句:【还是别来了吧。】

    洛山别墅内,沈淮之一手拿牙刷刷牙,一手看手机,见林以桉拒绝,便又发了一句:【恋人不成情意在,你叫了我这么多年哥,我去陪你过个生日也不行了?】

    【就吹个蜡烛。】

    【我现在过去。】

    【我关机了,不用回复我,我知道你住哪儿。】

    林以桉:“……”

    所以,他真的要来了。

    林以桉躺在床上,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便还是起身去洗澡洗头。

    他要来,她希望自己的样子不要太狼狈。

    她不想见他是一回事,她没洗头,不能见人是另一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