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等方雅涵走远,两人才从车上下来,沈淮之探进后座拿下蛋糕,两人便一同步入了酒店的玻璃旋转门。

    到了大堂,空调冷气缓缓吹来,沈淮之问了句:“想吃什么?”

    林以桉说:“十楼有个西餐厅。”

    沈淮之道:“那走吧。”

    到了西餐厅,沈淮之问服务员有没有包间,毕竟酒店全是各个剧组的人员,林以桉似乎不太想被看见。

    服务生说:“目前只剩一间十人间了。”

    沈淮之问了林以桉一句:“行吗?”

    林以桉说:“可以啊。”

    “那就那里吧。”

    包间内有些空旷,两人面对面在十人餐桌前坐下,林以桉摘下口罩放到了桌面上,之后两人便无话。

    过了一会儿,餐点送进来。

    林以桉左手支着下巴,目光静静落在那一小碗草莓冰激凌上,顿了顿,用小勺剜下一些送进了嘴里。

    沈淮之发现,林以桉眼神有些变了。

    他见过她甜蜜的笑眼,她欣喜时的星星眼,她满足之时的迷离,也见过她小声抽噎时楚楚可怜的泪眼。

    却唯独没见过现在的。

    该如何形容?

    是一种淡漠,仿佛看透了他的、甚至带着一丝轻佻的淡漠。

    沈淮之轻轻摇了摇头。

    服务生端进来牛排,沈淮之切下一块送进嘴里,又找话说:“你们现在拍的那部剧,是盛安文化投的。”

    林以桉假装不知道,只是“哦”了声。

    “如果在剧组有什么不方便,跟我说,我都可以帮你。”

    林以桉只说:“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在剧组很好。”

    两年了,她发现自己还是不知该如何同他交流。

    这种无措不是今天才有的。

    两年来,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如此,不是沉默地面对面吃饭,便是吃完饭“用身体交流”……

    她二十岁,沈淮之二十七岁,两人相差了七岁,他又有着超出同龄人的阅历,他们之间没什么共同话题。

    沈淮之对她说过最多的,除了教她摆出各种姿势,便就是:

    “吃什么?”

    “去哪儿?”

    “今天做什么?”

    想到这儿,林以桉嘴角边浮出一抹自嘲。

    对面,沈淮之拆开了蛋糕。

    是一个淡蓝色双层小蛋糕,上面还带一个小小的爱莎公主玩偶。

    大概是随手从哪个蛋糕店买来的儿童生日蛋糕……

    沈淮之插上“20”字样的蜡烛,拿出打火机“呲”地点亮了它,推到她面前道:“许个愿吧。”

    林以桉轻轻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

    记得一年前,她许下的心愿是——她想做沈淮之的女朋友,她想和沈淮之在一起,两人能长长久久。

    第一个愿望她实现了。

    她成了他女朋友,也爬上了他的床。

    只是第二个愿望,长长久久,到底没能实现。

    这才一年,两人就已经走散了。

    她一时间不知该许什么愿,又想起顾珊珊今天早上的祝福,这才许下——希望可以在事业上有所突破。

    许完,林以桉吹下了蜡烛。

    沈淮之帮她切蛋糕——把小玩偶拿下后,他左右地认真看了一眼,那个小玩偶做得很精致,他像是舍不得丢掉,便抽出纸巾擦了擦,递到她面前:“这个你要吗?”

    林以桉忍不住笑。

    她发现,她总是会被沈淮之这些小恩小惠的举动所打动。

    她觉得沈淮之偶尔流露的幼稚和笨拙的瞬间,很迷人。

    或许因为只有在这些时候,她才会有那么片刻觉得,他们两人是平等的,他们与其他小情侣无异。

    林以桉收下了,说了句:“谢谢。”

    对面,沈淮之开始切蛋糕,只是把一块蛋糕铲起装盘时,蛋糕却不小心掉了下来,从他的白t恤滚到了黑色短裤,淡蓝色奶油沾了一身,样子也是他少有的狼狈。

    林以桉递过纸巾问了句:“没事吧?”

    沈淮之擦了擦,只是擦不掉。

    两人便不约而同地想到——这酒店应该会有洗衣服务。

    林以桉叹了一口气:“那要不先去我房间?”

    到了房间,林以桉拿房卡刷开了房门。

    当沈淮之背对她脱下上衣,换上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