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几日后。

    中午下了戏,林以桉一打开手机,便见沈淮之来了条短信:

    【那天太匆忙,忘了给你带礼物,今天补给你,我让司机送过去了。】

    林以桉大拇指“哒哒”打下两个字:【别来。】

    沈淮之:【司机已经去了。】

    林以桉:“……”

    正值炎炎夏日,林以桉热得有点发蒙,没想太多,只是径直走入化妆间,脱掉戏服,拆掉了发饰。

    她梳着旗头,穿一身古装里衬,刚走到绿洲酒店门口,便见司机来了条微信:【林小姐,你在哪儿?】

    林以桉:【你到哪儿了?】

    司机:【我到绿洲酒店门口了。】

    这么快……

    林以桉环顾四周,却没看见沈淮之任何一台车。

    而司机在房车上,也没认出对面那个一身古装的林以桉。

    林以桉:【我现在在酒店门口,没看到你啊。】

    司机下了车四处寻找,两人这才相认。

    司机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大小伙,不爱说话,性格却天真烂漫。

    见到林以桉,露出一口小白牙,对林以桉笑。

    林以桉长得漂亮,光看看,他便觉得赏心悦目。

    司机道:“沈总送了您一辆房车,让我当您司机,不过工资还是沈总付给我。”

    林以桉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看了一眼那辆巨无霸房车——这真是那位不可一世的沈总做出来的事?

    她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

    林以桉一时失语,过了很久忍不住笑了一下道:“你开回去吧。”

    小李道:“只是沈总……”

    林以桉明确道:“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收下这辆车的。”

    “可是……”

    林以桉看着司机百般为难的表情——

    这估计,是沈淮之给他下了什么死命令。

    沈淮之总是如此,永远的高高在上,说话也很霸道。

    之前同居,他在家接打电话,她几乎每天都要听到一两句“几天之内,你必须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语。

    林以桉知道跟司机说没用,决定直接跟他老板沟通。

    也不短信了,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你想干什么啊?”

    沈淮之说:“送你生日礼物。”

    他其实很想重复一下那天,销售小姐吹得天花乱坠,让他毫不犹豫当场刷卡买下这辆车时的话语。

    什么可以按摩啊,赶通告、赶飞机时可以补一觉云云。

    可惜他没那个口才。

    林以桉道:“我不要。”

    沈淮之问:“我送你个生日礼物不行吗?”

    林以桉话赶话,“我拒绝你的礼物不行吗?”她有些生气道,“总之我不可能收,你让小李开回去。”

    “一个礼物而已,你不用太较真。”

    什么叫较真?

    他一副“给你你就收下”的口吻。

    林以桉道:“我就是较真!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说分手不是说说而已,也不是在博你的关注或什么。”

    “这辆车,我绝对不可能收下,你让小李开走。”

    “你不让他开走,他就得一直杵在这儿,这是你的员工,我左右不了。今天天很热,我很怕他会中暑。”

    说完,林以桉挂断了电话。

    她又对司机道:“你把车开回去吧。”说着,扭头向酒店走去。

    小李站在原地有些为难,却又接到沈淮之一条指令:【让她收下。】

    小李叹了一口气,只好又追上去道:“林小姐,真的你就收下吧,你不收下我也很为难。沈总也是为了你好,这辆车上有按摩椅,有厕所,还有电视,就是一间移动的休息室。有了房车,在剧组一定会很方便的!”

    她只是莫名其妙想起一句话——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沈淮之出现在她生命里,带给了她多大欢愉,就给了她多少难过。

    或许直到如今,她心里也还是会对他有留恋,但她并不想再与他产生任何瓜葛。

    她见司机为难,忽然便问了一句,“你吃饭了吗?”

    现在正值午饭饭点,他一路从市区开车过来,大概还没吃饭吧。

    司机道:“还没。”

    林以桉便说:“外面热,要不你先进来,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