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淮之回了句:【你叫不来。】便把手机扔回了床上。

    沈斯年听出他的不悦意味,回了句:【好好好,不来就不来。】

    沈淮之裹了一身白浴袍,到床上躺下。

    床头柜上放着一瓶褪黑素和一本《倾城之恋》。

    这几天,他睡眠质量堪忧,便去买了一瓶褪黑素。

    他记得褪黑素挺好吃的,软软甜甜像软糖。

    他买了林以桉同款,只是吃起来,却只觉得有一股难闻的药味。

    或许甜的不是褪黑素,而是林以桉伸进他嘴里的果冻一样柔软的小手吧。

    吃完,沈淮之又拿起《倾城之恋》来看。

    这本书他实在看不下去。

    他已经很久没看过小说体的书籍了,不过中学时也看金庸,快意恩仇,厚厚一摞书没几周就能看完。

    而这本书凄凄哀哀,他断断续续看了十多天,也就翻了那么几页。

    中短篇小说集,他只看了其中《倾城之恋》那一篇。

    今天又翻了一页,便翻到之前林以桉发朋友圈的那句话:

    【他爱她,这个毒辣的人,他爱她,然而他对她也不过如此。】

    他只觉得自己被扎了一刀。

    这是什么话?

    他不忍细看,随手把书丢进了垃圾桶。

    他觉得自己得了张爱玲ptsd。

    他关了灯躺回了被窝,却只觉得浑身不舒服,便又开了灯,起身翻找床头柜抽屉里的眼罩和耳塞。

    翻了一下,便翻出一枚男士钻戒。

    这枚钻戒他其实不大认得,也就是从床头柜翻出来了,他才知道是自己的物品。

    他平常没事不会买戒指,他的钻戒,也只有跟林以桉一起买的情侣对戒。那天买回来,他试戴了一下便摘下来放到了床头柜上,应该是后来林以桉给他收进去的。

    他又拿出来试戴了一下。

    在明亮的灯光之下,在他的无名指上,一枚钻戒熠熠生辉。

    他忽然在想,婚礼现场的灯光是否也会是如此?

    白色的,从四面八方打下来。

    沈淮之摇摇头,又看了一眼,便把钻戒放回了抽屉里。

    长这么大,他好像从未想过自己会结婚这件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数据真的是凉凉,看到这里还没有收藏的朋友们可以点下收藏吗感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